獨步文化》 bubu's blog
・日本推理大無限・
伊坂幸太郎出道十五周年紀念,最解憂的短篇集!《陀螺儀》

【Waiting專欄】京極夏彥,你,就是附身妖怪吧?

文/Waiting

  自從二月底重讀完《姑獲鳥之夏》,並對京極夏彥完全改觀後,我開始依順序讀起之後的系列作品。
  所以在整個三月裡,打從月初的《魍魎之匣》開始,一直到月底讀完《陰摩羅鬼之瑕》為止,我幾乎把所有看書時間都花在了京極堂系列小說上,甚至就連《姑獲鳥之夏》電影版及《魍魎之匣》動畫版都給一起看了。
  也因如此,那段時間我的腦袋全裝滿了與這系列有關的事,甚至還翻箱倒櫃,找出了多年前買下的日本食玩「百鬼夜行」系列,準備與京極堂系列一同擺放在書櫃中作為裝飾。
  而這篇文章之所以會出現,便是立基於這樣的背景。
  總而言之,在三月的某一天,我家娘親忽地撥了通電話給我,說今天家中有開伙,叫我下班後繞去吃頓飯再回住所(但話雖如此,其實兩處的距離不過就是騎車五分鐘的路程罷了)。
  當天晚上,我回家吃完晚餐後並未馬上回家,而是陪我那尚不滿三歲的外甥女玩了起來,直到玩了一陣子,她將注意力轉移到電視上後,我才得以好好地休息一會兒。
  而就在我陪她看著電視時,腦袋中忽地靈光一閃,浮現了要寫一篇短短的京極堂仿作的念頭。而接下來的內容,就是後來我所寫出的京極堂仿作。

京極堂仿作〈蟴肨鶋虣之戲〉

  「你最近就是為了這個妖怪苦惱?」京極堂一臉不快地說。但這個人便是如此,無論什麼時候,看起來都是一副兇神惡煞的模樣。不過我與他從學生時代認識至今,所以看得出他的心情還不錯,只是不熟的人可能完全無法解讀罷了。
  那天十分炎熱,我在通往京極堂家的必經之路上,還曾一度懷疑自己會就這麼昏倒在路旁。但暈眩坡現在已經不會讓我暈眩了,只是單純天氣越來越熱而已,事實上,就連有沒有人還記得暈眩坡這個名字,也讓我感到有些懷疑。
  不過無論如何,要是像我這種人昏倒在路旁的話,肯定沒人願意拉我一把……
  ──不,是可能完全看不見我吧。像是這樣無可救藥的我,一旦昏迷之後,存在感肯定會就此被完全抹煞。
  我就是那麼不受矚目的人。原本便有社交恐懼症的我,與人對談時總是無法流暢以對,因此往往不被人放在眼裡。就連京極堂向別人介紹我時,也總是稱我為熟人而非朋友。就算有人稱讚我那些不成熟、文體支離破碎的小說,也僅會讓我感到惶恐不安而已。
  說穿了,那並不是什麼幻想小說,只是我寫出所見所聞的私小說罷了。那些文字全是我眼中所見的事件,盡是些從崩壞之眼映射出來的光景而已。
  所以,我時常無法分辨對方是真心稱讚或假意嘲諷。但我想,應該以後者居多吧。那些小說原本就毫無價值可言,若被人以鄙視的眼光看待,不過算是給予正確的評價罷了。
  畢竟,時至今日,真的還會有人記得那些胡言亂語的小說嗎?
  「是啊,打從第一眼看到時,我就覺得這應該是近年才出現的妖怪。」多多良勝五郎說。「不過,這個妖怪的原貌還是很讓人好奇呢……」
  多多良的體態豐碩,紅色的背心被撐得緊緊的,感覺扣子隨時都會繃落。他是一名妖怪研究家,是少數能與京極堂暢談妖怪話題的人。就某些方面來說,與他交談比跟京極堂聊天更為麻煩。
  或許,這就是物以類聚吧。
  「蟴肨鶋虣啊……」京極堂看著桌上的那幅畫作說。「似乎很有趣哪。」
  蟴肨鶋虣。
  桌上的那幅畫,畫有一個沒有頭的生物。但雖說沒有頭,卻仍舊有著五官……
  ──而那張臉的位置,竟長在了身體上頭。
  除此之外,妖怪的身上還畫有許多色斑點。雖說那個生物似乎面帶笑容,讓人感到有些滑稽,不過整體而言,卻也讓人覺得……
  ──不祥。
  ……這就是蟴肨鶋虣嗎?
  「你看這裡,」多多良說。「旁邊寫著:蟴肨鶋虣,其物無頭,以乳為目,以臍為口,鼻甚長,其軀多孔。神祖經西海道時,蟴肨鶋虣自海中出,見者大驚。侍御舉弓射之,不中,乃喚人來助。然眾人矢不及發,蟴肨鶋虣即沒入海內,不見蹤跡。一人聞之,曰:『此物出於拍鯘駊,長居海中,此乃欲出尋川,汲取河水。若成,川盡涸矣,幸眾人阻之,故未釀大禍。』」
  「看來這是個與旱災有關的妖怪呢。只是……」
  ──這個名字似乎沒有聽過呢。京極堂彷彿喃喃自語地說道。
  「連、連你也沒有聽過?」我驚訝的問。沒想到這世上竟然還有這個人不知道的妖怪啊。
  「多多良,」京極堂完全沒理會我的發言。「你不覺得蟴肨鶋虣的外觀,與胴面有些相似嗎?」
  「這麼說來的確是呢……」
  我想起那本被他視為「座右書」的《畫圖百鬼夜行》,於是望向書櫃,好奇他們口中的「胴面」到底是長什麼模樣。
  或許是注意到我的視線了吧,京極堂說:「關口,你連這個都不知道嗎?無論《畫圖百鬼夜行》,或是《今昔畫圖續百鬼》與《畫圖百器徒然袋》,只要是石燕的作品,就絕不可能找得到胴面這個妖怪。石燕是在天明八年去世的,而胴面第一次出現在記載裡,已經是天保三年的事了,中間足足差了五十幾年。」
  ──正常人才不會知道這種事吧。雖然很想如此反駁,但肯定會被京極堂給奚落的更慘。
  「胴面啊……」多多良說。「不過胴面不是只收錄在《百鬼夜行繪卷》裡嗎?我一直以為那是尾田淑根據邢天外觀所改編的創作而已呢。不過就一般胴面的傳說來看,它似乎主要出現在風葬之地,與旱災應該沒什麼關係吧?」
  「沒錯。但胴面還有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這妖怪一向不畏懼出現在人前,甚至還以出現在眾人面前為樂。試想一下,既然途經西海道的是家康公,那麼肯定有大隊人馬一同行動。就連畫旁的記事也說明了不只有一個侍御在場。而蟴肨鶋虣在這種情況下從海裡冒出,一直到了有人拿箭射它才離開這點,也證明了若非有人想攻擊它的話,蟴肨鶋虣同樣也是個絲毫不畏懼出現在眾人面前的妖怪。」
  「等、等一下,」急著想講話時,我的舌頭反而就會越不受控制。但每次只要一跟不上京極堂他們的話題,便會讓我感到份外急躁,彷彿只有自己被遺忘了一樣。雖然被遺忘對我來說十分正常,但或許是上了年紀之故,再怎麼自我唾棄,內心得以崩壞的時間,也隨時會隨著心臟的停止跳動而告終。縱使我的存在毫無意義可言,但只要自己依舊存在,便能繼續苦惱「我是否存在」。而一切便是如此矛盾,我既對不安與苦惱感到畏懼,同時卻也仰它們而活。
  ──先是胴面,現在又來個邢天。這個邢天又是什麼啊?我問。
  「我說關口啊──」
  「沒關係,讓我來解釋好了。」多多良打斷了京極堂準備發出的牢騷。「邢天是出自《山海經》的〈海外西經〉裡頭的妖怪。邢天就是斷首的意思。他原本是炎帝的屬臣,在與黃帝的征戰中被砍下了腦袋。然而,失去頭顱的他並沒有死,反倒以雙乳作為眼睛,將肚臍變成嘴巴,繼續拿起武器戰鬥。在中國明代蔣應鎬的畫作中,邢天的型象便與胴面極為相似,只是差在手上是否持有武器及盾牌罷了。」
  「原來如此。以乳為目,以臍為口。看來這兩個妖怪的確與蟴肨鶋虣非常相似呢。」
  「不過我大概你知道你想說的是什麼,」多多良對京極堂說。「由於蟴肨鶋虣是從海裡冒出來的,所以你認為這可能是從大陸那裡渡海傳來的妖怪?」
  「如果蟴肨鶋虣的目標是河水的話,」我靈光一閃,拍了一下桌子。「或許他們的真面目其實是來自大陸的海盜,主要目的是為了要掠奪及補充淡水?」
  多多良搖頭。「可是這麼一來,其軀多孔的描述就說不通了呢……啊,難道是貫匈國?」
  他轉向我,在我尚未發問前,便開始解釋起來。「貫匈國是《淮南子》中記載的海外三十六國之一,又名穿胸民。傳說在大禹治水的年代,他曾召集天下諸神商討對策。但山神防風氏由於遲到之故,被禹給殺掉了。後來,當禹治理天下後,防風氏後裔企圖復仇,最後卻因暗殺失敗,選擇了用刀刺穿心臟自盡。結果,禹念在他們忠心可勉,命人將不死草塞在死者胸前的大洞,讓他們死而復生。於是,貫匈國的人民身上,便留下了一個從胸前貫穿到後背的大洞。到了元代周致中的《異域志》裡,甚至還加入了較尊貴的人會脫去上衣,讓竹竿穿過胸前洞口,由地位較為卑下的人扛著竹竿,如同抬轎子般護送他們的奇怪描述。」
  人民胸前都有個貫穿的大洞……真的有這種國家嗎?
  「在你們這麼一討論後,看來提到胴面,似乎是個錯誤的方向呢……」京極堂忽然說道。
  「為什麼?」我問。
  京極堂只是低頭看著蟴肨鶋虣的那幅畫,連看都沒看我一眼。「先不提貫匈國究竟存不存在,就算是好了,穿胸民身上頂多也只有著胸前的一個大洞而已,與其軀多孔的描述還是不一樣。」
  「說得也是呢,看來還是死胡同啊……」多多良說。
  「嗯?難道……」京極堂突然對著那幅畫,開始自言自語起來。「所以重點是名字?不,出處也是一樣的,這麼一來……對我們而言就變成雙重結構了……嗯,就連外觀也說得通,原來是這樣嗎……」
  他突然抬起頭來望向多多良。「我問你,這幅畫的來源是?」
  「是一名學生給我的,說最近在學生之間,似乎很流行聊起這個妖怪……」
  「原來如此。這的確是個相當近期才出現的妖怪呢,時間比裂嘴女還要接近現在喔。」
  「比裂嘴女還要接近現在?」多多良睜大了眼。
  「沒錯……」
  ──如果這真的能算是妖怪的話。京極堂說。
  他站起身子,膝蓋微微顫抖,說要去準備些點心來吃。我看著他有些不穩的腳步,不禁在想,若是他現在再穿上那件色和服,是否還能像那個夏天一樣,展露出那令人畏懼的模樣呢?
  「每次都這樣,」我說。「這個人就是愛賣關子。」
  多多良沒有回答,只是噘著嘴巴,自顧自地努力思考著。
  一會兒後,京極堂拿著一盤羊羹回到房裡。
  「所以這妖怪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問。
  京極堂皺著眉,有些厭煩地說:「關口,難道你就那麼不肯動動腦筋嗎?」
  「啊,不行了,還是想不出來。」多多良突然開口說道,伸手拿了塊羊羹吃。「照理說蟴肨鶋虣肯定跟大陸有關,只是怎麼想都不對勁啊……」
  「唉,好吧,既然連多多良都這麼說了,那我就解釋一下吧。」
  有時我真無法理解,一樣都想不出來,但京極堂總是對我最不耐煩。不過這種情況下,要開口說他厚此薄彼似乎也不太對勁。或許這幾十年來,他真的從未把我當成朋友過吧。真是越想越讓人火大。
  「蟴肨鶋虣的確是跟大陸有關,」京極堂說。「但彼此間有關連的,並非是起源之類的問題。」
  「那、那到底是……」
  「多多良,我想你一定有思考過蟴肨鶋虣這個名字的意思吧?」
  「嗯,我有試圖要找過名字及讀音類似的妖怪,但是卻一無所獲。後來我甚至嘗試用漢文的字義與讀音去思索,不過再怎麼想,蟴肨鶋虣這四個字都毫無意義可言。」
  「是嗎?真可惜啊……」
  ──你已經走到真相的一半了呢。京極堂說。
  「真相的……一半?」
  「沒錯,蟴肨鶋虣最大的謎團,就是在於它的名字及來源地。這兩者利用了同樣的手法遮掩真相,所以只要知道解開其中一個的方法,另一方的謎團也會馬上迎刃而解。」
  京極堂喝了口茶。
  「多多良,你一開始找的是名字或讀音類似蟴肨鶋虣的妖怪,在找不到相關資料後,開始轉而找起你所擅長的大陸妖怪。就這點來說,你的方法是對了,但目的卻是錯的。基本上,關於蟴肨鶋虣的外觀,這幅畫上所記述的是完全正確的,甚至就連名字及出身地也正確無誤。唯一有問題的,是文章後頭那些與家康公有關的記事。而也由於這則與阻止旱災有關的事件,讓關口想到了海盜這回事。然而,只要想通了蟴肨鶋虣名字的意思,以及拍鯘駊究竟是什麼地方,便可知道這段記事全部都只是虛構的而已。」
  「所、所以根本就沒有蟴肨鶋虣這東西?」我說。
  「你性子也真急哪,」京極堂搔搔下巴。「所以我才那麼討厭跟你說話。我不是說過了嗎?蟴肨鶋虣的外觀、名字、出身地都是正確的,只有記事是虛構的。而且我剛剛也說了,多多良的方式是正確的。對我們來說,在找尋資料時,從我國的妖怪開始查起,是極為自然的事。不過,多多良的學生知道他主要研究的是大陸的妖怪,所以想必也料到了他接下來會朝中文意思與讀音的方向去思考。」
  多多良的學生……料到了?
  「多多良,我想這是你的學生向你開的玩笑吧。」
  「玩笑?」
  「沒錯,只是個玩笑,可能想要戲弄一下你吧。但正如我前面所說的,關於蟴肨鶋虣的一些基本資料,全都是正確無誤的。你的學生只不過多動了一個手腳而已,而這樣的手腳對我們而言,則由於我們先從日本的妖怪開始思索,因而成為了一種雙重結構,使得你的方向雖然正確,卻太快停了下來。也就是說,當我們從漢文字義及讀音去思考的同時,卻忽略了一件事……」
  ──蟴肨鶋虣,其實是從英文音譯成漢文的啊。京極堂說。
  「英、英文?」
  「那學生刻意選用了漢文中較少使用的字來做音譯,就這部份來說,或許也是想盡量掩飾真相吧。」
  「那……蟴肨鶋虣的意思到底是?」我問。
  「蟴的漢文讀音,與漢文中較常用到的『斯』字一樣,而肨是『胖』,鶋是『居』,虣則為『爆』。但與其要搞清楚蟴肨鶋虣的意思,不如先問拍鯘駊到底是什麼地方。這部分比起蟴肨鶋虣要來得好懂許多。一旦知道了真正的地名,這個……嗯,暫且還是先稱它為妖怪吧。這個妖怪的真面目,便會徹底揭曉了。」
  「拍就是拍,」多多良喃喃自語著。「鮾的話,發音是餒。至於娝的話,則是讀作剖……蟴肨鶋虣……難道……」
  多多良發出了嘻嘻嘻的笑聲。
  「原來如此啊!」
  不,我還是不懂。無論我怎麼想破了頭,就是無法理解。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這兩個熟悉妖怪的人別只顧著打啞謎啊!」
  京極堂皺著眉頭,但眼神中卻有著一絲笑意。「關口,現在都已經是平成十二年,連耶穌都已經誕生兩千年了,你該不會連電視都沒看過吧?」我面前的老人──不,應該說是已經衰老的死神吧,如此說道。
  「不過也不能怪你呢。」京極堂又說。「畢竟你的孫子還沒娶妻,而我跟多多良都已經是曾祖父了,所以可能不太了解吧。蟴肨鶋虣是從拍鯘駊來的,而它自海中現身,也就代表了拍鯘駊其實是在海底。所以真正關鍵的問題是……」
  ──是誰住在深海的大鳳梨裡?京極堂露出微笑,這麼問我。

  唉,連只是陪我外甥女看個海綿寶寶,都能讓我想到這篇不正經的玩意兒,甚至還因此認真翻閱了山海經及查找相關資料,花了兩天左右才寫完及修改完畢。講句實在話,我說京極夏彥啊──
  你,才是附身妖怪吧?■
【2011/04/29 10:56】 Waiting專欄 | 回應(6) |

<<5月台大誠品【推理大無限】系列講座 | 回首頁 | 第64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公布>>

回應文章

有京極的風格,而且還滿有梗XD
【2011/04/30 11:23】 URL | asahi
嗯,很沒梗。
老實說我覺得很無意義,寫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就可以了吧,為什麼要放到出版社官網,感覺不是很好。
【2011/05/01 20:46】 URL | 橘子
還蠻可惜fc2部落格不像FB,現在有民調問答這個選項,不然可以來請大家票選一下「請問你覺得這篇仿作有/沒梗」。這篇不過兩個回應留言就出現兩種意見,想想也算是不容易。

不過有沒有梗其實不是這篇該討論的重點,問題是,為甚麼這樣一篇戲謔的仿作,放到「出版社官網」會感覺不是很好呢?莫非是擔心冒犯到作家本人嘛?

京極夏彥的『どすこい』是本搞笑短篇集,裡頭每篇小說的標題都擬仿自知名小說書名,例如「全部成為胖子」、「脂鬼」、「理油」等等,我認為看到這篇的他,應該會瞭解本文作者與柯南道爾的小舅子有類似的心情:

「這是我真誠的阿諛形式」。
【2011/05/03 16:35】 URL | 曲辰
不用投票也沒關係啦,反正文章本來就是有人喜歡有人討厭啊,只是我剛好討厭而已。
然後這也是我個人的意見,我覺得在出版社的官方網站,還是比較希望看到以作品評論或者相關介紹的文章。仿作牽涉到比較個人的創作,所以我覺得在各人部落格發表會比較適合。

所以不是擔心冒犯的理由這樣。
【2011/05/04 00:17】 URL | 橘子
以我的經驗,獨步其實非常尊重專欄作者,所以就算專欄寫的不是日本推理小說、或者不是他們家的小說,出版社還是抱持著開放的態度的。所以不會因為專欄作家交來的是小說稿而特別不放,所以該說,文責作者自負嘛?
【2011/05/04 01:10】 URL | 曲辰
Hello asahi:
感謝你的讚美,其實我希望接下來也能夠以輕鬆一點的方式來簡單的聊聊與書有關的事情,所以雖然不見得會採用仿作形式,但還是會盡量朝輕鬆些的方向去嘗試的。

Hello橘子&曲辰:
其實對我自己來說,這篇文章之所以會有仿作前後的說明段落,原因很簡單,就是想要解釋京極夏彥的作品擁有一種讓人會陷進去的魔力。而仿作本身並非這篇文章的目的,只是一種覺得最能表達出我那段時間裡的感受的手段罷了。就像曲辰說的一樣,是一種出自真心的阿諛,而奉承讚美的對象,自然是京極夏彥與他的作品。而這樣的表達形式,不過是我的個人意見,是以文責自然也是我該負起的。至於橘子認為這樣的形式並不妥當,我在這裡也向你說聲抱歉,也盼你能夠了解會採用這樣的作法來表達我對京極夏彥的敬意,同樣是出自我個人的意見。而關於文章是好是壞,原本便是可受公評的事情,所以在這裡也非常感謝你不吝提供意見,謝謝。
【2011/05/04 21:47】 URL | Waiting

給個回應










*為防堵垃圾留言機器人,系統在您按下此[送信]鍵之後,將出現請您再度確認的預覧頁面。
 您只需要確認您的大名及本文無誤,再次按下
[送信]鍵,即可完成留言了!

引用本篇文章

引用URL
→http://apexpress.blog66.fc2.com/tb.php/930-ee38eb31
| 回首頁 |


獨步的出版主張是好看的小說:
所有讓人捨不得一口氣看完,以及沒一口氣看完根本無法闔上書本的作品。
在推理小說這龐大的迷宮中,我們期望因為獨步的加入,
能讓讀者享受迷路的樂趣,以及看到出口時恍然大悟的暢快。
Copyright © 2006-2012 APEX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最近的更新日

09 | 2017/10 |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主題活動 





與bubu互動 


歡迎加入
獨步臉書粉絲團




分類閱讀

獨步推理電子報
日本推理最前線
總編輯亂記
編輯事件簿
有人來推薦
獨步最新活動
推理作家介紹
日本推理入門
乙一訪台特別報導


駐站專欄

駐站名家介紹 不定期出刊 每月第二個星期一出刊 每月最後一個星期五出刊
雙數月中旬出刊 每月第三個星期三出刊

頭條新聞 

✓專訪真梨幸子(上)

✓專訪真梨幸子(下)

✓專訪宮部美幸!

✓專訪伊坂幸太郎

✓專訪京極夏彥

✓《蚱蜢》改編電影

最近的發表

  • [10/03]試讀:中田永一《如空氣般不存在的我》
  • [10/03]試讀:宮部美幸《本所深川不可思議草紙》
  • [10/02]試讀:川瀨七緒《女學生奇譚》
  • [10/02]★新書上架:《本所深川不可思議草紙》(原《本所深川詭怪傳說》全新改版)
  • [09/29]★新書上架:《如空氣般不存在的我》
  • [09/26]★新書上架:《女學生奇譚》
  • [09/12]★新書推薦:留給讀者無限想像與思考的科幻小說《星辰的繼承者》
  • [09/11]試讀:深綠野分《秘密庭園的少女》
  • [09/07]★新書推薦:哥解的不是屍體之謎,而是人類起源的秘密──詹姆斯‧霍根《星辰的繼承者》
  • [09/07]試讀:藤井太洋《軌道之雲》

  • 最新的回應

  • [09/26]bubu
  • [09/26]bubu
  • [09/13]Ryan
  • [09/12]Yu
  • [09/12]bubu
  • [09/12]bubu
  • [09/11]Yu
  • [09/11]文樂記
  • [09/04]bubu
  • [09/04]firewater
  • [08/29]bubu
  • [08/21]
  • [08/08]bubu
  • [08/01]加七
  • [05/31]bubu
  • [05/31]bubu
  • [05/29]lijin
  • [05/21]孟穎
  • [05/14]冰菓
  • [05/03]bubu



  • 來逛書櫃

  • 獨步的書櫃


  • FAQ及獨步公告


    【獨歩新人募集】
      難道你…
      就是那名嫌疑犯!

       誠徵日文譯者——

     中日文俱佳,對文字挑剔,喜歡推理小說。需接受試譯。
     必有譯完整本書的經驗!

    請將履歷寄至:
    cite_apexpress
    @hmg.com.tw

  • 關於新書命名
  • 關於獨步改版書
  • 《D坂殺人事件》更正啟事
  • 《六之宮公主》更正啟事
  • 誰殺了他網路緝兇
  • 誰殺了他網路緝兇得獎名單公布
  • 我殺了他網路緝兇
  • 我殺了他網路緝兇得獎名單公布
  • 冰菓合照大募集得獎名單公布
  • 百合心留言活動得獎名單公布
  • 《死神的浮力》心得徵文活動
  • 《死神的浮力》心得徵文得獎名單

  • 10月新書上架

    《女學生奇譚》 
    《如空氣般不存在的我》 
    《本所深川不思議草紙》 


    9月新書上架

    《星辰的繼承者》 
    《軌道之雲》 
    《秘密庭園的少女》 
    統計週間:2013年10月
    1.所羅門的偽證Ⅱ
    2.再一個謊言
    3.所羅門的偽證Ⅰ
    4.預知夢
    5.邪魅之雫(上)
    6.邪魅之雫(下)
    7.嫌疑犯X的獻身
    8.兩人距離的概算
    9.鬼談百景
    10.我殺了他


    2017/11月預告書單

  • 希望莊
     [宮部美幸]
  • 夏莉.福爾摩斯與緋色的憂鬱
     [高殿圓]
  • 怪談(三島屋奇異百物語)
     [宮部美幸]

  • 試讀嗜讀



    獨步文化出版

    E‧fiction系列
    恠小說系列
    宮部美幸作品集
    土屋隆夫作品集
    東野圭吾作品集
    伊坂幸太郎作品集
    乙一作品集
    京極夏彥作品集
    恩田陸作品集
    道尾秀介作品集
    櫻庭一樹作品集
    北村作品集
    筒井康隆作品集
    大澤在昌作品集
    泡坂妻夫作品集
    江戶川亂步作品集
    岡嶋二人作品集
    村作品集
    大師經典
    名家傑作選
    謎詭系列

    站內檢索


    推理好站連結

    博客來推理藏書閣
    「乙一FAN!」:乙一老師承認的書迷網站
  • blue的推理文學醫學院
  • Go to the Moon
  • IGT偵探趣味
  • MLR推理文學研究會
  • Nostalgiabyrinth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 台湾ミステリ通信
  •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
  • 台灣推理夢工廠
  • 灰鷹巢城
  • 余小芳的推理隨文
  • 荒蕪年歲
  • 秘・密・集・會
  • 推理星空
  • 推理評論場
  • 深處稀微的那一道光
  • 遊唱的推理異想世界
  • 暗館的儲藏室
  • 謀殺專門店
  • 謎思推理報
  • 顏九笙。與書為伍。
  • 織夢行雲



  • 友善連結

    麥田出版部落格
    博客來網路書店
    誠品網路書店
    金石堂網路書店
    城邦書店高雄店
    緯來日本台
  • BOOK100讀書會
  • 【READ, or DIE:不讀會死毒舌俱樂部】
  • 小葉(非僅)日本台
      的網路日誌
  • 臥斧・狼窩


  • 歡迎串連獨步

    100x100
    100x60
    80x15
    訂閱RSS

    瀏覽人次

       




     






    ARCHIVES

  • 2017-10 (4)
  • 2017-09 (8)
  • 2017-08 (7)
  • 2017-07 (6)
  • 2017-06 (8)
  • 2017-05 (8)
  • 2017-04 (4)
  • 2017-03 (11)
  • 2017-02 (7)
  • 2017-01 (8)
  • 2016-12 (3)
  • 2016-11 (10)
  • 2016-10 (11)
  • 2016-09 (8)
  • 2016-08 (12)
  • 2016-07 (8)
  • 2016-06 (10)
  • 2016-05 (2)
  • 2016-04 (6)
  • 2016-03 (4)
  • 2016-02 (5)
  • 2016-01 (6)
  • 2015-12 (4)
  • 2015-11 (6)
  • 2015-10 (8)
  • 2015-09 (6)
  • 2015-08 (13)
  • 2015-07 (8)
  • 2015-06 (9)
  • 2015-05 (17)
  • 2015-04 (14)
  • 2015-03 (17)
  • 2015-02 (7)
  • 2015-01 (14)
  • 2014-12 (5)
  • 2014-11 (21)
  • 2014-10 (14)
  • 2014-09 (12)
  • 2014-08 (16)
  • 2014-07 (16)
  • 2014-06 (14)
  • 2014-05 (17)
  • 2014-04 (16)
  • 2014-03 (17)
  • 2014-02 (13)
  • 2014-01 (27)
  • 2013-12 (15)
  • 2013-11 (14)
  • 2013-10 (11)
  • 2013-09 (11)
  • 2013-08 (14)
  • 2013-07 (12)
  • 2013-06 (11)
  • 2013-05 (28)
  • 2013-04 (15)
  • 2013-03 (10)
  • 2013-02 (12)
  • 2013-01 (14)
  • 2012-12 (7)
  • 2012-11 (13)
  • 2012-10 (21)
  • 2012-09 (9)
  • 2012-08 (12)
  • 2012-07 (12)
  • 2012-06 (12)
  • 2012-05 (11)
  • 2012-04 (12)
  • 2012-03 (12)
  • 2012-02 (8)
  • 2012-01 (15)
  • 2011-12 (15)
  • 2011-11 (18)
  • 2011-10 (14)
  • 2011-09 (11)
  • 2011-08 (15)
  • 2011-07 (9)
  • 2011-06 (10)
  • 2011-05 (10)
  • 2011-04 (7)
  • 2011-03 (7)
  • 2011-02 (7)
  • 2011-01 (8)
  • 2010-12 (9)
  • 2010-11 (9)
  • 2010-10 (11)
  • 2010-09 (12)
  • 2010-08 (10)
  • 2010-07 (10)
  • 2010-06 (7)
  • 2010-05 (10)
  • 2010-04 (15)
  • 2010-03 (7)
  • 2010-02 (9)
  • 2010-01 (20)
  • 2009-12 (15)
  • 2009-11 (16)
  • 2009-10 (14)
  • 2009-09 (19)
  • 2009-08 (12)
  • 2009-07 (25)
  • 2009-06 (18)
  • 2009-05 (11)
  • 2009-04 (18)
  • 2009-03 (17)
  • 2009-02 (21)
  • 2009-01 (14)
  • 2008-12 (22)
  • 2008-11 (12)
  • 2008-10 (15)
  • 2008-09 (16)
  • 2008-08 (24)
  • 2008-07 (18)
  • 2008-06 (13)
  • 2008-05 (17)
  • 2008-04 (19)
  • 2008-03 (15)
  • 2008-02 (17)
  • 2008-01 (15)
  • 2007-12 (12)
  • 2007-11 (12)
  • 2007-10 (23)
  • 2007-09 (20)
  • 2007-08 (23)
  • 2007-07 (17)
  • 2007-06 (25)
  • 2007-05 (18)
  • 2007-04 (18)
  • 2007-03 (27)
  • 2007-02 (11)
  • 2007-01 (23)
  • 2006-12 (84)
  • 2005-0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