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步文化》 bubu's blog
・日本推理大無限・
伊坂幸太郎出道十五周年紀念,最解憂的短篇集!《陀螺儀》

試讀:伊坂幸太郎《MODERN TIMES—摩登時代》


試讀文章因為是經過節錄的摘文,
強烈建議您入手全書,暢讀作家本心方為上策!


1

  勇氣?那玩意兒被我忘在老家了。
  國小三年級上游泳課時,不會游泳的我一逕抓著浮板在泳池邊上踢水花,當時的導師釜石過來不斷地對我喊道:「拿出勇氣!拿出勇氣來!」我聽著嫌煩,脫口便說出上述那句話。為什麼我說的不是「我家」而是「老家」呢?或許是當時我母親一天到晚對我父親說「我要回老家」[註1]的關係吧。
  「你是白痴嗎?誰會忘記帶勇氣出門!」釜石把我從游泳池拉出來,對著我大喊。
  我很想回他一句「不用你說我也知道」,但我不敢講,因為凡是和釜石頂嘴的都會挨拳頭。不過仔細想想,我剛剛那句話就已經是頂嘴了。最後我還是挨了拳頭,游泳池畔的地板好硬,倒在上頭好痛。

  「你有沒有勇氣?」
  後來過了將近二十年,我成了二十九歲的上班族,一名我從沒見過的男人問了我這句話。
  此時的我正在自家公寓裡,和這個男人大眼瞪小眼。
  「勇氣?那玩意兒被我……」我話只說到一半,游泳池畔的疼痛回憶湧上了心頭,提醒著我亂說話的下場就是挨揍。果不其然,我被揍了,屁股下的椅子隨著身體搖晃,因為我被綁在椅子上。

  「等……等一下、等一下。」我拚命喊道。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我的腦袋一片混亂。這裡是我住的公寓,是我的家,這一點無庸置疑。我剛剛離開公司時是凌晨一點,之後直接回家來,所以算起來現在應該是一點半左右。我一到家打開門鎖,沿著通道朝客廳走去,動作又輕又慢,生怕吵醒睡在寢室裡的佳代子。後來才曉得,佳代子根本沒在寢室裡,但當時的我心裡只惦著被吵醒的妻子就像惡鬼一樣可怕。我小心翼翼地按下了牆上的電燈開關。
  燈一亮,便有個人從後面架住我,我的腰際挨了一拳,全身一軟,當場跪到木質地板上。
  這一拳讓我連呻吟的力氣也沒了。我勉強抬起頭來想看清對方的面容,這時我臉上又挨了一拳。
  回過神時,我坐在廚房椅子上,雙手被反綁在椅背,那名我從沒見過的男人不斷搖晃著我,一邊喊著:「喂,醒醒吧。」
  這個男人又高又壯,像個格鬥家,穿著繡了圖案的色休服及棉長褲,戴著皮手套,滿臉落腮鬍還戴個墨鏡,別說瞧不出表情,根本看不清楚長相,不過他整個人散發出一股稚氣,搞不好年紀相當輕。
  寢室門半開著,我朝門內一瞥,只見床上的棉被摺得整整齊齊,顯然妻子並不在裡頭。
  這下我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四年前,也就是我二十五歲那一年,曾經發生過類似的狀況。當時的我就和現在一樣,每天過著無止境的加班日子。某天又忙到凌晨十二點多,我走回租處的路上,突然好幾名男子圍了上來。
  「你有沒有勇氣?」鬍子男對著無處可逃的我又問了一次,「你知道你接下來會遭受什麼樣的殘酷對待嗎?你有沒有勇氣承受?」
  鬍子男似乎對這種事得心應手,相當沉著冷靜,彷彿只是在執行一項熟悉的任務。
  「沒有。」我想也不想便回答。雖然很想再補一句「承受暴力算是哪門子的勇氣」,但我連回嘴的勇氣也沒有。
  「我想也是。」
  「我怕死了。而且,我相信這一切都是誤會。」雖然我很肯定這男人年紀一定比我小,我的語氣還是盡量恭謹。
  「誤會?什麼誤會?」
  「僱用你的人命令你好好教訓我,對吧?」
  他沒回答,整個屋內安靜無聲,只有廚房冰箱的馬達運轉聲微微震動著地板。
  「可是,沒道理教訓我呀。一切都是誤會,我是冤枉的。」話才說完,我腦袋一晃,眼前一花,有種眼珠子不知飛到哪兒去的錯覺。
  我又被揍了,但我連拳頭都沒能看清楚。男人宛如芭蕾舞者般身子一個迴旋,似乎是以拳背打在我臉上。這就是所謂的反手拳吧?每次看到格鬥比賽中有人以這招偷襲對手,我總有個疑問:「那樣打人真的會痛嗎?」現在我有答案了——很痛,非常痛。
  「大家一開始都會裝傻,吃了苦頭之後就老實了。」
  這時我的西裝外套口袋響起〈君之代〉[註2]的旋律,是我的手機。
  「為什麼?」鬍子男的表情終於有了變化,「為什麼是〈君之代〉?」
  「隨便選的。」
  嚴格說起來,改變手機鈴聲的原因是,我今早收到一則占卜簡訊,上頭寫著:「最好改一下手機鈴聲,真的。」但選擇〈君之代〉則沒有特別的理由。直到昨天,我的手機鈴聲都是美國國歌〈星條旗〉。有個可能的原因。一名來自人力派遣公司、小我兩歲的女系統工程師曾問我:「為什麼選美國國歌?」我一時答不上來,她又說:「〈君之代〉不是比較可愛嗎?〈星條旗〉只會讓人聯想到猛男呢。」所以我才把手機鈴聲改成了〈君之代〉。附帶一提,她還說過:「接下來的時代,流行的是詩意男而不是猛男喲。」但我見她電腦桌面的男友照片,很顯然不是詩意男而是猛男,可見得她只是覺得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吧。我試著回答鬍子男:「〈君之代〉有什麼不好,很可愛呀。」但鬍子男沒理會我,伸手進我的西裝口袋,將閃爍著燈光並發出〈君之代〉旋律的手機拿了出來,接著將手機湊到眼前檢視來電顯示,不知是視力太差還是墨鏡太。
  「誰打來的?」他將手機推向我。
  手機上顯示著「大石倉之助」。我回道:「公司同事。」
  「大石倉之助?《忠臣藏》[註3]裡的帶頭武士[註4]?」鬍子男驚訝不已,這時的他顯得毫無防備。
  「只是念起來同名同姓罷了,字不一樣。」
  大石倉之助進公司已經第二年了,他每次喝醉酒,都會向我抱怨:「我根本配不上這個名字!我哪有膽識率領赤穗浪士為君主報仇啊!」
  據說他在當兵時,也因為這個名字,被長官認定是個「膽量過人的優秀青年」,而將他分配到訓練最嚴苛的部隊。我常安慰他說:「你和任何人都無冤無仇,所以沒必要報仇;而且你個性認真、一板一眼,正是程式工程師的好榜樣,不是嗎?」我這些話並非口頭安慰他,是真的這麼認為。
  今天我離開公司時,大石倉之助還在加班。有個程式必須趕在明天早上交出去,他正在進行最終檢查。他這個人正因為個性認真又古板,所以工作效率很差,這就是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吧。
  「這麼晚了還打來?」鬍子男看著牆上的時鐘,訝異地說道。
  「一定是遇到問題了吧,我能接這通電話嗎?」我低聲下氣地懇求。大石倉之助會在這種時間打電話給我,肯定是碰到了不小的難題。
  鬍子男按下通話鍵,將手機貼上我的左耳。
  「啊,渡邊前輩,你還沒睡嗎?」大石倉之助拔高的聲音鑽入我的耳中,「這麼晚打給你,真是非常抱歉。」
  「我剛到家。怎麼了嗎?」
  「測試用的網路伺服器,色的那臺,突然發出砰的一聲就不動了。」
  大石似乎快哭出來了。
  「我明白了。」一旦伺服器故障,就無法繼續工作,這問題確實嚴重,但還沒嚴重到要以淚洗面的地步,「伺服器後面記載著廠商的客服電話,你撥那個電話試試,應該會有人過去處理。」
  「這麼晚了,還會有人來修嗎?」
  「當初的維修契約是這麼訂的,別擔心。只不過你可能得留在公司等機器修好了。」
  「那倒是無所謂,可是那個程式的測試該怎麼辦呢?」
  「那也沒辦法呀,明天就先告訴負責人員這並非完成品,請他們先頂著用一下吧。」
  「這樣子真的可以嗎?」不愧是既認真又一板一眼的大石倉之助,煩惱起來既認真又一板一眼。
  「別說得像是天塌下來了似的,又不是在家裡被可怕的男人綁起來嚴刑拷問。」
  「這是什麼怪比喻?」聽得出來大石倉之助愣住了。
  鬍子男掛斷了電話。
  「你真的很了不起,連大石倉之助都要請你幫忙呢。」
  「不是我了不起,只是我剛好是那個案子的統籌。」我鞠了個躬說道。
  「希望明天你們課長能夠通融一下。」
  「是啊。」
  「祝你們好運。」鬍子男冷冷地說道,接著掀起休服,將棉長褲往上一拉,我清楚看到他腰間掛著一把色左輪手槍,趕緊移開了視線。除了當兵那陣子,這還是我頭一次見到真槍。
  「請問……」我一邊察言觀色一邊問道:「僱用你的那個人,要你做到什麼地步?」
  「這部分倒是沒有明確的指示耶。」男人一瞬間的神態就像個天真的少年,接著又問了:「你有沒有勇氣?」
  「勇氣?那玩意兒被我忘在老家了。」——我正要這麼回答,又傳出〈君之代〉的旋律。手機還在鬍子男手上,他一看來電顯示,雀躍地說道:「是僱用我的人呢。」
  他又將手機湊上我的左耳。
  「感覺如何?」電話另一頭的人說道。
  「我是冤枉的。」
  「什麼冤枉?」
  「別鬧了,妳一定又懷疑我偷腥了對吧?」我對著電話另一頭的妻子佳代子說道,不禁嘆了一口氣。
  我並不後悔與她這樣特立獨行的女人結婚,畢竟太多事情是婚前無法得知的;加上她婚前掩飾這些事的技巧實在太過巧妙,我不忍心責怪五年前的自己為什麼要和她結婚。
  「只要你說出對象是誰,我就饒了你。」佳代子淡淡地說道。
  「真的是妳多心了。四年前那次也是啊!妳找人在路上把我圍住,打斷了我的手臂,還不是什麼也沒查出來?」
  「那次確實是我多心,但這次我很有把握,再說你最近都很晚回家哦。」
  「我在公司加班啦。」
  「你每次手機一響,就一副緊張兮兮的樣子。」
  「擔心工作狀況啦。」
  「上次我看了你的來電紀錄,只有一通電話被刪除了。」
  「對方打錯電話,所以我把紀錄刪掉了。還有什麼證據嗎?」
  「看吧。」她笑著說道。
  「什麼看吧?」
  「會問有什麼證據的,通常都幹了虧心事。」
  「真是不可理喻。」我嘟囔著,一邊轉頭望向眼前那位被僱來逼問我偷腥對象的鬍子男,視線裡寫著「對吧?這女的很不可理喻吧?」
  「你說我不可理喻?」妻子怒氣沖沖的聲音刺入我的鼓膜,「那一定是因為你偷腥了吧?」

2

  「渡邊,你真是疼老婆啊。」有次客戶在用餐時這麼對我說。
  那是數年前的事了,我到廣島出差,晚上陪客戶在居酒屋吃飯,吃到一半,我離席打了通電話給妻子,因而引來客戶的揶揄。
  「他才不是疼老婆,只是怕老婆而已。對吧,渡邊?」當時也在場的課長接口道。
  「是啊。」我發自內心認同了這句話。
  「也對,真正怕老婆的人是連『我怕老婆』這句話都不敢說出口的,就好像殺人兇手絕對不會說『我殺了人』一樣,真正怕老婆的只能默默地等別人指出真相。」早已喝得滿臉通紅的客戶搖頭晃腦地說道,似乎對自己的論點非常滿意。
  「或許就是因為不敢說怕老婆,才改說疼老婆吧。」課長繼續說:「不過是換個委婉的說法而已啦。委婉地說自己『疼老婆』,希望旁人聽得懂話中有話呀。」
  「原來如此。」客戶點頭說道。
  「說的也是。」我也模糊應道。
  課長與客戶接著聊起他們有多麼疼老婆、多麼怕老婆、多麼被老婆踩在腳底下,兩人似乎相當氣味相投。我表面上當然是隨聲附和,心裡卻想著:「你們受到的待遇比起我還差得遠了。」如果怕老婆大丈夫有專業和業餘之分,這些人只算得上是業餘中的業餘。
  我的妻子渡邊佳代子是個深不可測的女人。
  首先,她的職業就是個謎。當初交往時,她自稱是外派的心理諮商師。難道心理諮商師也像色情行業一樣有駐店和外派之分?「一旦簽約客戶找你,就得前往客戶家中聆聽客戶吐苦水,所以工作時間和休假日都不固定,很辛苦的。」她是這麼說的。
  對於她這個奇妙的工作,我一直沒懷疑過。但婚後不久,我便發現她根本不是什麼心理諮商師。
  此外我還發現她結過婚,當然是在我們婚後才發現的。那時我才知道,只要更改戶籍地,就能消除戶籍上的結婚紀錄。總而言之,我發現她至少結過兩次婚,也就是曾經擁有兩任丈夫。
  只不過,那兩任丈夫如今都不在了。一個死了,一個下落不明。
  「因為他們偷腥。」她坦白地這麼對我說。
  為什麼偷腥就會死亡或下落不明?我不明白兩者的因果關係,卻也不敢多問。
  不,事實上我那時還算有勇氣,因為我多問了一句:「妳的前夫死亡和失蹤,和妳有關係嗎?」
  結果我差點因為問了這句話而送命。她以極快的速度衝向我,雙手抓住我的衣領,絞住我的脖子。她身高一百六十八公分,以女性來說算是高的,但體重很輕,身材苗條勻稱,如此纖瘦的她卻是個武術高手。她很清楚如何攻擊對手是最有效果的,我想問她這些武術技巧是上哪兒學的,但我一句話都問不出口,因為我即將失去意識,這時她才終於放開了手,我能做的只是倒在地上不斷喘息呻吟。

  「渡邊,你老婆是怎麼樣的人?」客戶問道。我一時不知如何回答。
  「我在街上遇過一次哦,他老婆可漂亮了。」爛醉如泥的課長說道。
  「呵,真是令人羨慕啊。和你同年嗎?」
  「嗯,我們同年。」我很想補充一句「如果她沒有謊報年齡的話」。
  「渡邊在他老婆面前完全抬不起頭呢。」課長顯得很開心。
  「課長,您別調侃我了。」我陪笑著說道。
  這些人真的什麼都不懂。只有業餘的怕老婆大丈夫,才會把「疼老婆」、「怕老婆」掛在嘴上。
  我想起朋友對我說過的話。他和我從國小就認識,現在住在同一區。這個人長得毫不起眼,卻有個響亮的職業——小說家,筆名叫做井坂好太郎[註5]。他看起來老實,骨子裡卻是個花花公子,明明已婚,每天晚上還是流連燈紅酒與女孩子亂搞,所以我向來不太信任他。有一次他對我說了一段話,據他說是某個評論家告訴他的。不過嚴格說來,第一個說出這句話的是上百年前某個我沒聽過的作家。也就是說,這句話經過從前某作家→評論家→作家友人的轉述,傳到我耳中,簡直像是傳話遊戲似的。這句話是這麼說的:
  「婚姻的五大信條,一是忍耐,二是忍耐,三和四從缺,五還是忍耐。」
  我聽到這句話的感想是「這都算是幸福的了」。
  要我說的話,婚姻的五大信條,一是忍耐,二是忍耐,三和四從缺,五是活下去。我根本不敢和妻子佳代子離婚,要是向她提分手,不曉得她會幹出什麼事。和她結過婚的兩位一死一失蹤,我只能努力維持婚姻生活,想盡辦法活下去。
  「如果你老婆發現你偷腥,會有什麼反應?」客戶問我。
  我不禁傻眼怎麼會有人問這樣的問題,不過或許這也是酒席間交流感情的一種方式。我想了想回道:「她可能會殺了我吧。」
  「那還真是可怕呀。」客戶和課長都笑了。
  他們一定都以為我在說笑,所以才笑得出來。
  「她要不是親手殺了我,就是僱用打手將我折磨一番,逼問出偷腥對象的名字之後,再對那個女性下手。」我繼續說。
  「你老婆真的是很棒的女人呢!哎呀呀,婚姻真是太美好了啊!」他們似乎有些自暴自棄地開起了玩笑。
  我不禁開始思考,為什麼我會和佳代子結婚呢?我到底被她的哪一點吸引?她的外貌是我喜歡的類型,這一點我承認;她長得很美,身材火辣,笑起來宛如少女般天真無邪;還有一個可能的原因是,由於我天生個性優柔寡斷,她的決斷力與行動力對我來說很有魅力。記得婚前我和她第一次去國外旅行,曾經發生一則小插曲——我弄丟了護照。當時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打電話四處求救。雖然近年的護照已附有衛星定位功能,但我那本護照是舊版的。然而一旁的她卻相當從容,笑著對我說:「不必那麼緊張。就算護照不見了,甚至是被人拿去亂用,我們兩人一起度過的快樂時光也不會消失或減少。」後來有人在機場廁所撿到了我的護照,失而復得的護照一回到我手上,她立刻伸手將護照取走說:「我幫你保管。」
  「咦?」
  「你的護照我幫你收著,這樣你就不會搞丟了。」
  或許是我太單純了吧,她那泰然自若的冷靜態度對我而言,毫無疑問充滿了魅力。從那天起,我只要一有什麼重要東西都會交給她保管。我曾對她說:「不好意思喔,什麼都丟給妳幫我收著。」她露出純潔無瑕的笑容答道:「沒關係,儘管拿來吧。」

  而如今,這個可靠又可怕的妻子懷疑我偷腥,僱了一名我從沒見過的男人把我綁在家中椅子上,對我飽以老拳。
  「其實我家還挺有錢的。」眼前的鬍子男突然聊了起來。自從剛剛接了妻子打來的電話之後,他對我突然變得親暱多了,只見他邊說邊拿出一捆膠布。
  「你想說什麼?」我皺起眉頭。他將我的手腕從繩索之間抽出,我以為他要幫我鬆綁,但他旋即將我的右手拉往椅子扶手,俐落地以膠布固定在扶手上。
  「我老爸是知名企業的高級主管,一家人住在豪宅裡,但金錢畢竟是買不到幸福的。我在學校一天到晚被欺負,老爸和老媽卻是不聞不問。為了吸引他們注意,我故意學壞,沒想到他們還是不聞不問。」
  「你想說什麼?」我又問了一次,但他依舊沒回答,只是跪到我身前,拉起了我的右手手指。
  「學壞之後,凶神惡煞的朋友愈來愈多,後來我根本找不到像樣的工作了,遊手好了一陣子,有個朋友邀我來做這份工作,說什麼『只要教訓人就有錢拿』,說穿了就是負責拷問和威脅的打手。」
  「你想說什麼?」
  「我別無選擇,只能一直做著這份工作。說真的,我很後悔哦,我也想過過不一樣的人生。每次在街上或電車裡望著旁人,我都羨慕得不得了。我的人生簡直是一團糟,我多麼想像別人那樣老老實實過日子呀。我甚至很羨慕被我揍的人,有時我會想,那些人雖然被我揍,卻過得比我幸福多了。」
  我懶得重複相同的問題,一方面是因為很不安,不曉得他打算拿我的右手怎麼樣,所以我只是默默盯著自己的手,等著他表態。
  「不過,」他說道。
  「不過什麼?」
  「我一點也不羨慕你。還好我不是你。」
  我不知該如何回應。說「謝謝」很怪,說「去你的」似乎也不太對。
  「你老婆好可怕,真虧你敢跟她結婚。」
  「她很有名嗎?」我問道,其實心裡一半訝異、一半並不訝異。
  鬍子男只是聳了聳肩,似乎不便吐露詳情。接著他一根一根撫著我的右手手指仔細瞧,像在市場挑青菜似的。
  「呃,你想幹什麼?」
  「我知道這有點老套,請你多包涵。」他說道。我有點開心,因為他似乎漸漸對我敞開心扉了,就像是學生時代換了班級之後,與新同學慢慢拉近了距離。但是他的下一句話,卻讓我的感性心情瞬間跌落谷底。
  「我打算先拔指甲。」他若無其事地說道。
  「拔指甲?」
  「雖然很沒創意,但是要逼問出答案時,這是最有效的方法。又痛,又夠嚇人,重點是指甲拔掉後還會長出來,還算挺人道的。」
  「一點也不人道吧。」
  「總而言之,你老婆交代我一定要問出你的偷腥對象是誰。」
  「我沒有偷腥。」我說。
  「大家一開始都會嘴硬的,因為這種時候除了裝傻,沒有第二個選擇。」他似乎在仔細打量我的食指指甲長得圓還是扁。
  「我沒有裝傻,我真的是冤枉的。」
  「那就從食指開始吧。」他說著拿出一把鉗子,夾住了我的食指指甲。
  「等一下!你……」我絞盡腦汁想找出任何可行的話語來說服他打消念頭,記憶一直回溯到小學時代,我卻找不出任何在這種時候派得上用場的知識,真不曉得學校的教育到底有什麼用。忽地,彷彿洞窟裡燃起一根火柴微微照亮了四周,我的腦中出現了「他人的疼痛」幾個字,於是我急忙喊道:「他人的疼痛!……你想想他人的疼痛吧!在無法抵抗的情況下被拔掉指甲,那種疼痛與恐懼,你能想像嗎?」
  「我隨時都在想像他人的疼痛哦。」鬍子男很乾脆地說:「因為工作關係,我已經折磨過太多人了。」
  「因為工作關係……」這幾個字不知為何令我無法釋懷,我忍不住重複念了一次。
  「沒錯,但我不希望自己因為是工作,便對對方的痛苦視若無睹,所以我一直都在想像著。」
  「想像什麼?」
  「想像自己遭受同樣對待時的疼痛。只不過呢,疼痛這種東西,是身體向大腦傳遞的一種訊號,類似信號彈或火災警報器之類的裝置。好比身體的某部分突然著火時,警報就會響起,告訴大腦『起火了,快想辦法滅火』。」
  「既然如此……」
  「所以,只要當作沒聽到警報鈴聲就好了。像是校園裡面有些老舊的警報器不是常會亂響嗎?久而久之,大家聽到警報鈴聲也就不害怕了。同樣的道理,就算身體哪裡有了疼痛,只要當作是警報器亂響,久了就麻痺了。」
  「太荒謬了……」我從沒聽過這種「疼痛理論」。
  「對了,讓你看一樣東西吧。」鬍子男忽然改變話題,從上衣口袋取出一個物體。我定睛一看,那是一個摺疊式的薄型液晶螢幕,打開來上頭顯示著一大張照片。我一見到那張照片,頓時不寒而慄、呼吸困難。
  照片中,我和公司事務部門的櫻井由加利並肩走在鬧區,兩人都喝到有些臉紅了,雖然沒有手勾著手,但彼此靠得相當近。我不禁暗呼不妙。
  「這是你吧?而旁邊這個就是你的情人,對嗎?只要說出這個女的是誰,你的指甲就不會有事。」
  明明一點也不熱,我卻覺得全身在冒汗。我張嘴想說話,發現舌頭在顫抖,只好閉上嘴。為了減少露餡機率,我決定先保持沉默,等冷靜下來再開口。一會兒之後,好像可以了,於是我試著張嘴,沒想到喉嚨又開始顫抖,我只好再度把嘴閉上。
  「我想你應該很清楚,我們要查出這個女人的身分可說是輕而易舉,只不過你老婆希望由你親口說出來。她這個人也真是壞心腸。」
  「她想看我背叛偷腥對象吧。」
  「喔?你承認偷腥了?」
  「不是那個意思。」
  「我真的很慶幸我不是你。」
  我不知該如何是好。我當然想保住我的指甲,但我一想到櫻井由加利的臉龐,心就好痛。二十五歲的她是那麼脆弱,與妻子佳代子根本是截然不同的生物。或許正因如此,她對我而言充滿魅力,不知不覺便和她開始交往了吧。
  「你偷腥了吧?」鬍子男又問一次。
  「沒有。」我依舊嘴硬,但我與櫻井由加利的確是情侶關係。雖然我不清楚偷腥的明確定義是什麼,如果和妻子以外的女人談戀愛並發生性關係叫做偷腥,那我的確偷腥了。「我妻子那麼可怕,你覺得我還有那個膽偷腥嗎?」我一邊辯解,也拿這句話來反問自己。真虧我有那個膽。可是事實上這和有沒有膽毫無關係,一個不留神,我就已經深陷其中了,我甚至沒時間思考現實的可怕與這麼做的危險性。我不禁在心中嘲笑自己,怎麼有這麼愚蠢的男人。
  「好吧。」鬍子男想到了妥協方案,「既然你沒偷腥,何不老實把這個女人的名字說出來?這樣你就不會被拔指甲了。」
  「真的不拔?」
  「至少目前不會。不過要是確認你真的偷了腥,到時就不是拔個指甲能夠了事的,你應該很清楚吧?」
  「但我真的沒有偷腥。」其實我偷腥了。
  「那麼說出來又何妨?」
  所以我決定說出櫻井由加利的身分。「她叫櫻井由加利,是我公司同事。那張照片拍到的是我和她從某個同事的餞別會離開時的情景,我們真的沒什麼。」我說完這段話,才發現鬍子男手上拿的不是鉗子,而是電子錄音機。他錄下了我說的話。
  「她住在哪裡?」
  「我不清楚。」
  「也罷,反正這很好查。」
  「你別對她亂來。真的不關她的事。」
  「可惜人是會裝傻的,不吃點苦頭,很多事情都想不起來。」
  「這也是我妻子委託工作的一部分嗎?」
  「如果不是工作,誰會著沒事去欺負一個弱女子?」
  我恨恨地瞪了鬍子男一眼,心底也暗自鬆了口氣,因為櫻井由加利三天前就出發去歐洲玩了。她高中畢業後便進入我們公司,算是相當資深的員工,所以今年開始擁有請長假的福利。她原本沒有特別想出去玩,是在我的鼓吹之下,才規畫了為期半個月的海外旅行。「既然你這麼建議,那我就出國去玩玩吧,帶回國的伴手禮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當時她的笑容好燦爛。
  至少她在回國前是不會有事的,所以我只要趁這段時間想辦法把問題解決就行了。
  但另一方面,我也很訝異於一件事。半個月前,我曾收到占卜網站傳來的簡訊,上頭寫著:「最好建議心愛之人出國旅行,真的。」那個建議,難道就是為了在此時此刻救我一命?
  為什麼那個占卜網站的簡訊常常會適時拯救我呢?我完全不明白箇中玄機,只知道我又被救了一次。

  ……【待續】

[註1]「老家」的原文為「実家」,意指從前居住的家或父母所住的家,當已婚婦女說出「我要回老家(実家に帰る)」時,通常指的是要回娘家去住,也就是要分居的意思。
[註2]〈君之代〉(君が代)是日本的國歌。
[註3]《忠臣藏》,日本著名的故事,敘述江戶時代元祿年間,由四十七名赤穗浪士為君主報仇。不但是歌舞伎、文樂的經典劇本,亦曾被改編為電影、電視劇及小說。
[註4] 「大石倉之助」(おおいし くらのすけ)讀音同《忠臣藏》的主人公——領導赤穗浪士進行復仇的「大石內藏助」。
[註5]「井坂好太郎」日文讀音同「伊坂幸太郎」(いさかこうたろう)。

全文請見2010.10.28獨步出版:《MODERN TIMES—摩登時代》
【2010/10/25 10:37】 試讀‧嗜讀 | 回應(3) |

<<《MODERN TIMES—摩登時代》 | 回首頁 | 【臥斧專欄】以死生大事為原點思索>>

回應文章

無聊在各大網路書店查這本書的資料,
發現只有誠O刊登的書籍封面和眾家書店不太一樣...
個人是比較喜歡純白那個版本,誠O那藍色有點怪@@a
【2010/10/25 16:29】 URL | Lynyu
TO Lynyu:
好眼力!
誠O的是特別版書衣,
脫掉衣服,裡面包的是一模一樣的白書封,
近日上市前會公布消息哦~
【2010/10/25 18:27】 URL | bubu
謝謝BUBU,期待期待!!!^^
【2010/10/26 12:44】 URL | Lynyu

給個回應










*為防堵垃圾留言機器人,系統在您按下此[送信]鍵之後,將出現請您再度確認的預覧頁面。
 您只需要確認您的大名及本文無誤,再次按下
[送信]鍵,即可完成留言了!

引用本篇文章

引用URL
→http://apexpress.blog66.fc2.com/tb.php/877-59a6de57
| 回首頁 |


獨步的出版主張是好看的小說:
所有讓人捨不得一口氣看完,以及沒一口氣看完根本無法闔上書本的作品。
在推理小說這龐大的迷宮中,我們期望因為獨步的加入,
能讓讀者享受迷路的樂趣,以及看到出口時恍然大悟的暢快。
Copyright © 2006-2012 APEX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最近的更新日

09 | 2017/10 |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主題活動 





與bubu互動 


歡迎加入
獨步臉書粉絲團




分類閱讀

獨步推理電子報
日本推理最前線
總編輯亂記
編輯事件簿
有人來推薦
獨步最新活動
推理作家介紹
日本推理入門
乙一訪台特別報導


駐站專欄

駐站名家介紹 不定期出刊 每月第二個星期一出刊 每月最後一個星期五出刊
雙數月中旬出刊 每月第三個星期三出刊

頭條新聞 

✓專訪真梨幸子(上)

✓專訪真梨幸子(下)

✓專訪宮部美幸!

✓專訪伊坂幸太郎

✓專訪京極夏彥

✓《蚱蜢》改編電影

最近的發表

  • [10/03]試讀:中田永一《如空氣般不存在的我》
  • [10/03]試讀:宮部美幸《本所深川不可思議草紙》
  • [10/02]試讀:川瀨七緒《女學生奇譚》
  • [10/02]★新書上架:《本所深川不可思議草紙》(原《本所深川詭怪傳說》全新改版)
  • [09/29]★新書上架:《如空氣般不存在的我》
  • [09/26]★新書上架:《女學生奇譚》
  • [09/12]★新書推薦:留給讀者無限想像與思考的科幻小說《星辰的繼承者》
  • [09/11]試讀:深綠野分《秘密庭園的少女》
  • [09/07]★新書推薦:哥解的不是屍體之謎,而是人類起源的秘密──詹姆斯‧霍根《星辰的繼承者》
  • [09/07]試讀:藤井太洋《軌道之雲》

  • 最新的回應

  • [09/26]bubu
  • [09/26]bubu
  • [09/13]Ryan
  • [09/12]Yu
  • [09/12]bubu
  • [09/12]bubu
  • [09/11]Yu
  • [09/11]文樂記
  • [09/04]bubu
  • [09/04]firewater
  • [08/29]bubu
  • [08/21]
  • [08/08]bubu
  • [08/01]加七
  • [05/31]bubu
  • [05/31]bubu
  • [05/29]lijin
  • [05/21]孟穎
  • [05/14]冰菓
  • [05/03]bubu



  • 來逛書櫃

  • 獨步的書櫃


  • FAQ及獨步公告


    【獨歩新人募集】
      難道你…
      就是那名嫌疑犯!

       誠徵日文譯者——

     中日文俱佳,對文字挑剔,喜歡推理小說。需接受試譯。
     必有譯完整本書的經驗!

    請將履歷寄至:
    cite_apexpress
    @hmg.com.tw

  • 關於新書命名
  • 關於獨步改版書
  • 《D坂殺人事件》更正啟事
  • 《六之宮公主》更正啟事
  • 誰殺了他網路緝兇
  • 誰殺了他網路緝兇得獎名單公布
  • 我殺了他網路緝兇
  • 我殺了他網路緝兇得獎名單公布
  • 冰菓合照大募集得獎名單公布
  • 百合心留言活動得獎名單公布
  • 《死神的浮力》心得徵文活動
  • 《死神的浮力》心得徵文得獎名單

  • 10月新書上架

    《女學生奇譚》 
    《如空氣般不存在的我》 
    《本所深川不思議草紙》 


    9月新書上架

    《星辰的繼承者》 
    《軌道之雲》 
    《秘密庭園的少女》 
    統計週間:2013年10月
    1.所羅門的偽證Ⅱ
    2.再一個謊言
    3.所羅門的偽證Ⅰ
    4.預知夢
    5.邪魅之雫(上)
    6.邪魅之雫(下)
    7.嫌疑犯X的獻身
    8.兩人距離的概算
    9.鬼談百景
    10.我殺了他


    2017/11月預告書單

  • 希望莊
     [宮部美幸]
  • 夏莉.福爾摩斯與緋色的憂鬱
     [高殿圓]
  • 怪談(三島屋奇異百物語)
     [宮部美幸]

  • 試讀嗜讀



    獨步文化出版

    E‧fiction系列
    恠小說系列
    宮部美幸作品集
    土屋隆夫作品集
    東野圭吾作品集
    伊坂幸太郎作品集
    乙一作品集
    京極夏彥作品集
    恩田陸作品集
    道尾秀介作品集
    櫻庭一樹作品集
    北村作品集
    筒井康隆作品集
    大澤在昌作品集
    泡坂妻夫作品集
    江戶川亂步作品集
    岡嶋二人作品集
    村作品集
    大師經典
    名家傑作選
    謎詭系列

    站內檢索


    推理好站連結

    博客來推理藏書閣
    「乙一FAN!」:乙一老師承認的書迷網站
  • blue的推理文學醫學院
  • Go to the Moon
  • IGT偵探趣味
  • MLR推理文學研究會
  • Nostalgiabyrinth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 台湾ミステリ通信
  •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
  • 台灣推理夢工廠
  • 灰鷹巢城
  • 余小芳的推理隨文
  • 荒蕪年歲
  • 秘・密・集・會
  • 推理星空
  • 推理評論場
  • 深處稀微的那一道光
  • 遊唱的推理異想世界
  • 暗館的儲藏室
  • 謀殺專門店
  • 謎思推理報
  • 顏九笙。與書為伍。
  • 織夢行雲



  • 友善連結

    麥田出版部落格
    博客來網路書店
    誠品網路書店
    金石堂網路書店
    城邦書店高雄店
    緯來日本台
  • BOOK100讀書會
  • 【READ, or DIE:不讀會死毒舌俱樂部】
  • 小葉(非僅)日本台
      的網路日誌
  • 臥斧・狼窩


  • 歡迎串連獨步

    100x100
    100x60
    80x15
    訂閱RSS

    瀏覽人次

       




     






    ARCHIVES

  • 2017-10 (4)
  • 2017-09 (8)
  • 2017-08 (7)
  • 2017-07 (6)
  • 2017-06 (8)
  • 2017-05 (8)
  • 2017-04 (4)
  • 2017-03 (11)
  • 2017-02 (7)
  • 2017-01 (8)
  • 2016-12 (3)
  • 2016-11 (10)
  • 2016-10 (11)
  • 2016-09 (8)
  • 2016-08 (12)
  • 2016-07 (8)
  • 2016-06 (10)
  • 2016-05 (2)
  • 2016-04 (6)
  • 2016-03 (4)
  • 2016-02 (5)
  • 2016-01 (6)
  • 2015-12 (4)
  • 2015-11 (6)
  • 2015-10 (8)
  • 2015-09 (6)
  • 2015-08 (13)
  • 2015-07 (8)
  • 2015-06 (9)
  • 2015-05 (17)
  • 2015-04 (14)
  • 2015-03 (17)
  • 2015-02 (7)
  • 2015-01 (14)
  • 2014-12 (5)
  • 2014-11 (21)
  • 2014-10 (14)
  • 2014-09 (12)
  • 2014-08 (16)
  • 2014-07 (16)
  • 2014-06 (14)
  • 2014-05 (17)
  • 2014-04 (16)
  • 2014-03 (17)
  • 2014-02 (13)
  • 2014-01 (27)
  • 2013-12 (15)
  • 2013-11 (14)
  • 2013-10 (11)
  • 2013-09 (11)
  • 2013-08 (14)
  • 2013-07 (12)
  • 2013-06 (11)
  • 2013-05 (28)
  • 2013-04 (15)
  • 2013-03 (10)
  • 2013-02 (12)
  • 2013-01 (14)
  • 2012-12 (7)
  • 2012-11 (13)
  • 2012-10 (21)
  • 2012-09 (9)
  • 2012-08 (12)
  • 2012-07 (12)
  • 2012-06 (12)
  • 2012-05 (11)
  • 2012-04 (12)
  • 2012-03 (12)
  • 2012-02 (8)
  • 2012-01 (15)
  • 2011-12 (15)
  • 2011-11 (18)
  • 2011-10 (14)
  • 2011-09 (11)
  • 2011-08 (15)
  • 2011-07 (9)
  • 2011-06 (10)
  • 2011-05 (10)
  • 2011-04 (7)
  • 2011-03 (7)
  • 2011-02 (7)
  • 2011-01 (8)
  • 2010-12 (9)
  • 2010-11 (9)
  • 2010-10 (11)
  • 2010-09 (12)
  • 2010-08 (10)
  • 2010-07 (10)
  • 2010-06 (7)
  • 2010-05 (10)
  • 2010-04 (15)
  • 2010-03 (7)
  • 2010-02 (9)
  • 2010-01 (20)
  • 2009-12 (15)
  • 2009-11 (16)
  • 2009-10 (14)
  • 2009-09 (19)
  • 2009-08 (12)
  • 2009-07 (25)
  • 2009-06 (18)
  • 2009-05 (11)
  • 2009-04 (18)
  • 2009-03 (17)
  • 2009-02 (21)
  • 2009-01 (14)
  • 2008-12 (22)
  • 2008-11 (12)
  • 2008-10 (15)
  • 2008-09 (16)
  • 2008-08 (24)
  • 2008-07 (18)
  • 2008-06 (13)
  • 2008-05 (17)
  • 2008-04 (19)
  • 2008-03 (15)
  • 2008-02 (17)
  • 2008-01 (15)
  • 2007-12 (12)
  • 2007-11 (12)
  • 2007-10 (23)
  • 2007-09 (20)
  • 2007-08 (23)
  • 2007-07 (17)
  • 2007-06 (25)
  • 2007-05 (18)
  • 2007-04 (18)
  • 2007-03 (27)
  • 2007-02 (11)
  • 2007-01 (23)
  • 2006-12 (84)
  • 2005-0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