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步文化》 bubu's blog
・日本推理大無限・
身邊到處都是怪物,有時它是洛夫克拉夫特的舊日支配者,有時是警察、三K黨,有時只是普通的登記選民……

試讀:宮部美幸《終日》


試讀文章因為是經過節錄的摘文,
強烈建議您入手全書,暢讀作家本心方為上策!


討厭蟲



  吶喀吶喀吶──
  暮蟬開始叫了。阿惠猛一回神,抬眼向外看。牆後是榊原大人的府邸,暮蟬在包圍著府邸的蔥鬱林木中鳴叫。
  西邊天空已蒙上一層淡淡的茜色。
  喀吶喀吶喀吶。才只一隻勢單力薄地叫著。即使如此,這仍是今年聽見的第一聲暮蟬。不知不覺夏日已過,秋天的腳步近了。
  明明該縫補衣物的,卻沒有半點進展。不知已呆坐著出了多久的神?阿惠以指尖彈彈額頭,警剔自己。
  待補的是染成深青色的短褂,背上空著「植半」兩個白字,是半次郎師傅代代相傳的商號。袖口一圈蔓草圖案亦是印記。佐吉常讓小樹枝給勾住、扯破這圖案之處。他本人說,這是由於他爬樹使大修枝剪時,手臂的動作有些毛病。
  「師傅也常指正,但我總是改不過來。」
  右袖扯裂處才補了一半,手就停下來了。阿惠重新坐好,拿針尖往髮絲裡戳了戳,趕緊動手縫補。才這麼一點針線活兒,得在日落西山前做完才行。
  佐吉出門前交代過,今晚佐佐木大人的別邸 慶祝落成,他必須陪師傅出席,要深夜才能回來。阿惠嘴裡說著路上小心,送他出門,他也應道那我出門去了,兩個人臉上同樣掛著笑容,聲音同樣開朗。
  但是,笑容和聲音裡同樣都帶著虛假。阿惠深深感到其實兩人都察覺到這份虛假,而且極力不讓對方察覺自己已察覺。
  是幾時開始的呢?是從哪裡開始的呢?這令人窒息的循環。櫻花盛開時,他們結為夫婦。雖是個只有近親好友出席的小小婚禮,但前來觀禮的人們個個為他們歡喜,願他們幸福,他們本人更不消說了,對眼前即將展開的新生活滿懷希望。
  還不到半年,究竟是哪裡出了錯,讓我們變成這樣?手裡密密動針,卻覺眼前漸漸暗轉。暮蟬悲涼的叫聲更添淒清。
  初次見到佐吉,已是十年前的事了。阿惠家在王子岸村著名的不動瀑布邊開茶館,他來探望阿惠的表妹阿蜜。
  阿惠還清清楚楚地記得,一個又瘦又高的年輕人低著頭,結結巴巴地這麼說:我現在在花木匠師傅家裡當學徒,初次獲准在傭工休息日回家,但我又無家可回,便來到這裡,想見見之前湊屋老爺曾提過、我也一直很想見上一面的阿蜜。如果不方便,我會裝作遊山玩水的客人這就離開,還請原諒我的冒昧──
  佐吉大阿惠八歲,當時十八。阿惠十歲,阿蜜才三歲,還是個不懂事的孩童,就算湊屋的人來了,也什麼都不懂。因此內向而青澀的佐吉主要是由阿惠的父母作陪,阿惠則躲在屏風後偷看。
  阿蜜的生父是名為總右衛門的大富豪,在江戶最熱鬧的築地開了一家鮑參翅行叫湊屋,母親則是阿惠的姑姑,以前在淺草的茶館端茶。總右衛門除了阿蜜,還有眾多私生子在外。姑姑生下阿蜜不久便去世,阿蜜便由阿惠家收養,兩人向來情同手足。
  湊屋每個月都送不少錢給阿惠的雙親。每月初一由店裡的夥計送來,只是來人從不久坐,給了錢,敘完一套有禮卻樣板的寒喧便走,甚至不進屋裡坐。因此阿惠和雙親平日幾乎感覺不到阿蜜的頭頂上有湊屋的影子,得以照常過日子。
  而那天的佐吉雖客氣,卻明明白白打著湊屋的名號來訪。他說他是湊屋總右衛門的姪女的兒子,稱總右衛門為老爺,難為情地表明──老爺交代,阿蜜和我也是有血緣的親人,要我當阿蜜是個晚出的妹妹,好生疼愛。
  阿惠的父母雙雙感佩,立時便喜歡上佐吉,阿惠卻覺得好生沒趣。秉著十歲小姑娘的要強好勝,覺得這人真不要臉,硬闖上門來,不由得怒從心起。
  其實這也是一個十歲小姑娘對阿蜜的嫉妒。如今想來真是再明白也不過了。佐吉看著年幼的阿蜜的眼神是那麼溫暖,他帶給阿蜜的玩具顏色是那麼鮮豔,包裝精美的點心看來又是那麼可口。這一切的一切,都令她心生不滿。因此,當他在父母建議之下,來到後院與正在餵雞的阿蜜說話,然後一大一小開心地追趕雞群時,阿惠再也忍不住,趿著鞋走出去。
  「喂!」
  阿惠想起當時叫住佐吉的自己,揚起下巴,雙手叉腰,一副刁蠻樣。
  「可不可以不要亂餵我家的雞?雞不能亂餵的。」
  佐吉臉上仍掛著與阿蜜相視而笑的表情,猛地朝阿惠回過頭來,驚訝地揚起濃眉。
  「啊,真是對不起。」
  阿蜜拉著他的手說道:「這是我姊姊哦!」
  「是嗎,那就是阿惠了。」
  阿惠氣鼓鼓的,從阿蜜手裡搶過盛著雞飼料的篩子,雜榖飼料灑了一地。
  「哎呀呀,姊姊真是的,怎麼可以呢!」阿蜜大驚小怪地說,蹦蹦跳跳的。
  「姊姊亂餵雞。」
  「阿蜜,去拿掃把。」阿惠瞪著佐吉,兇巴巴地下令。
  「是姊姊灑的,姊姊自己去拿。」
  「妳去!」
  阿惠的疾言厲色,讓阿蜜有些畏縮,佐吉立刻打圓場:
  「既然這樣,由我來打掃吧。借一下掃把。」
  阿惠硬是把想穿過後院的佐吉往後推。「阿蜜,去拿掃把!」
  阿蜜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這孩子就是這樣,動不動就哭。阿惠火氣越發大了,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沒來由發這麼大的火,一時有些心虛,更是管不住自己。
  「還不快去!」
  阿惠跺腳一吼,阿蜜哇地一聲哭出來,往家裡跑去。
  高瘦的佐吉一手摸著削瘦的下巴,怯怯地往阿惠看。阿惠仍全力擺出厭惡之色。
  「你是湊屋的人,是不是?」
  「呃?啊,嗯,是啊。」
  「是湊屋老爺的親戚是不是?不是下人,所以你很了不起是吧?是大老爺的親戚。」
  「我一點都不了不起……」
  「那你來我家做什麼?來耀武揚威的?來看我爹我娘對湊屋千恩萬謝的是不是?」
  面對咄咄逼人的阿惠,佐吉的反應卻出人意外。他笑了。
  「原來阿惠生氣了。」
  被人當面說穿,阿惠終究是個年僅十歲的小姑娘,一時說不出話來。
  「抱歉啊。不過我不是故意來讓阿惠和伯父伯母心裡不舒服的。我真的只是來瞧瞧阿蜜而已。」
  這溫和的說法讓阿惠頓時洩了氣,不知為何突然想哭,但她仍鼓足了勁,恨恨地嘟起嘴。
  「什麼嘛,明明就是仗著湊屋的名聲逞威風。」
  才剛成人的佐吉,似乎被還只是個孩子的阿惠的話傷得很深,眼神暗了下來。這時阿惠才知道,自己原以為揮拳打的是一個堅硬的東西,不料拳頭碰到的東西卻遠比自己以為的脆弱易碎。這是好勝的孩子常犯的錯,但明白自己錯了便立時顯現在臉上,比大人好多了。
  阿惠臉都發青了。看她這個模樣,佐吉儘管才只是半個大人,卻也想起自己比眼前這個少女年長得多,立刻收歛表情。
  「對不起。」
  他蹲下來,讓眼睛與阿惠同高,再次道歉。
  「師傅常罵我,說我粗心大意,莽撞冒失,真的是這樣。阿惠不歡迎我是當然的,因為阿蜜是阿惠的寶貝妹妹啊,我突然跑來,也難怪妳生氣。」
  阿惠知道這時要是開口說話,眼淚當真會掉下來,便咬著牙看地上。雞群咕咕吵鬧,朝灑了一地的飼料聚攏來。
  「我保證我不會再來了。再說,我不是來帶走阿蜜,不是要她離開這個家,絕對不是。其實也不是因為湊屋老爺要我來我才來的,跟湊屋沒有關係,我真的是自己想來的。因為我沒有父母兄弟,和阿蜜勉強算得上是血親,覺得很親近,才想來見上一面而已。」
  阿惠心裡壓根兒沒有想過佐吉是來帶走阿蜜的,也從沒擔過這個心。而且她在氣頭上,甚至閃過「要是沒有阿蜜就好了」的念頭。如今也就明白那是吃味了。
  結果,事情就這麼不了了之。阿惠嘴裡留下一股說不出的苦味。佐吉邊向阿惠道歉邊往屋裡去,隨即便離開了。
  阿蜜哇哇大哭,說姊姊壞心眼欺負人。
  阿惠被父母叫進屋裡,挨了一頓痛罵。她倔強低頭不語。
  「人家佐吉可是湊屋家的人!妳卻跟人家沒大沒小?妳這孩子怎麼這麼不懂事!」
  當母親厲聲如此罵時,阿惠回嘴了:
  「那個叫佐吉的說他不是湊屋派來的,他自己說他跟湊屋沒有關係!」
  母親甩了阿惠一巴掌。「人家怎麼會拿這種事來說嘴!不說別的,人家為人老實有禮,分明就是個好人,我們還收了人家的伴手禮,妳怎麼能開口罵人?」
  當天晚上,阿惠飯也沒吃躲在被窩裡,父親來找她了。父親隔著被子輕輕拍了拍阿惠的頭,溫和地對她說:
  「妳年紀不像阿蜜那麼小,也開始懂事了,我想妳開始會自己想事情了。爹明白妳為什麼不高興,所以妳就別再賭氣了,這樣一點也不像妳。」
  阿惠沒作聲,縮起身子,聽父親說話。
  「不過,雖然妳開始懂事了,心還是有一半是孩子,有些事向妳細說妳也不懂。只是啊,湊屋這家舖子──不,湊屋這戶人家有很多不足為外人道的苦衷,佐吉那個年輕人也是活在這些苦衷之中。明明還是乳臭未乾的年紀,卻顯得相當老成懂事,也是因為這個緣故吧。」
  佐吉的身世是很孤單的──父親教誨般繼續說道。
  「他既沒有父母也沒有家,又沒有兄弟手足。湊屋似乎是他的後盾,卻不是那孩子可以安心依靠的地方。」
  聽父親叫佐吉「那孩子」,於是在阿惠記憶中那個大人樣的佐吉,也突然像個無依無靠的小孤兒。
  「所以爹能了解他想見阿蜜的心情。再說,湊屋其實也是擔心阿蜜,託佐吉到王子來看阿蜜也是真的。湊屋雖然有其他私生子,但像阿蜜這樣出生未幾就沒了娘的,聽說就只有阿蜜一個,所以湊屋也格外同情妳妹妹。」
  阿惠從被子下稍稍探出頭來,找著了父親柔和的臉,以及有如隨時都在微笑般的瞇瞇眼。
  心情驟然間輕鬆許多,僵著的臉也放鬆了,阿惠只想向父親撒嬌。
  「喏,爹爹。」
  「什麼事?」
  「既然這樣,為什麼湊屋不收養阿蜜呢?」
  「妳寧願阿蜜到湊屋去?」
  「不是啦……」
  「那不就好了嗎?」
  父親說著,又隔著棉被碰碰拍拍阿惠的肚子。
  「湊屋不收養阿蜜,也就是因為我剛剛說的那些苦衷,和佐吉孤伶伶獨自一人的原因是一樣的,他們身世雷同。佐吉不就像阿蜜的哥哥嗎?所以爹已經告訴他,想見阿蜜隨時過來。」
  阿惠反省了一會兒,將心中的反省說出來:
  「可是,我對他說了很過分的話,他不會再來了。」
  「妳說了什麼?」
  「我說他仗著湊屋逞威風。」
  「妳還真是伶牙俐齒啊。」
  「……對不起。」
  不要緊的──父親說著輕輕一笑。
  「無論如何,佐吉一樣得等到明年傭工放假日才得空。還沒出師得跟著師傅吃住的學徒,被管得跟舖子裡的夥計一樣嚴,又不知道還得多少年才能出師。」
  「這段時間,他會把我說的那些話忘掉嗎?」
  「忘是不會忘的。不過這一年當中,爹總有到城裡辦事的時候,到時候爹去找他,叫他再來。」
  父親望著阿惠的臉。
  「順便告訴他,說妳對他說了不該說的話,覺得很過意不去。這樣就沒事了。」

  那年,春去夏來,掃著秋天的落葉,踏著冬天的冰霜,阿惠不時會想起佐吉。既然他算是阿蜜的哥哥,也就是自己的哥哥了。下回見到他,一定要向他道歉,一定要乖巧一點──
  然而,翌年的傭工放假日佐吉並未來訪。
  直到下個月,才知道他為何沒能來。是每個月送錢來的湊屋的人告訴他們的。原來佐吉不巧在傭工放假日前,爬樹幹活時自樹上跌下來受了傷。
  「傷得重嗎?」
  「不算嚴重,沒有性命危險,只是跌斷了腿不能走。」
  阿蜜萬分惋惜。在阿惠看來,她可惜的不是佐吉本人,而是他帶來的禮物。阿惠自己也為他無法來訪由衷感到寂寞與遺憾。
「煩請轉告他,等他能走動了,就來沖沖王子的不動瀑布,趕緊把腳治好。不動瀑布以治百病聞名,請他一定要來。到時候不必客氣,住我們這兒就行了。」
  父親送走湊屋的使者前託他傳話。
  依佐吉的個性,無論父親如何殷勤邀約,也不會因此便跑來叼擾,這一點連阿惠都看得出來。也許他不會再來我們家了。於是阿惠暗自下定決心:既然這樣,那就由我代他去拜不動神明,求神明保佑他的傷快快好起來,不會留下殘缺。
  於是阿惠便頻頻自門前町的茶館到不動神明的本堂參拜。由於年紀還小,不能說出門就出門,無法日日前去,頂多三、五天一次。又不好意思告訴雙親是為了佐吉去參拜,得瞞著他們,就更加不便了。
  到了梅花散盡,櫻花花苞開始鼓起時,佐吉來到了王子。
  事後阿惠才知道,原來她拜不動神明的原由,父親早就猜到了,而且還透過湊屋每個月派來的人向佐吉轉達此事。父親是這樣對佐吉說的:阿惠雖是個孩子,卻為了對你不好過意不去,拼命贖罪,你就當有兩個妹妹在王子,再來看看她們。
  佐吉在阿惠家留了整整半個月,沖瀑布把腳治好了。待他回師傅家時,隔閤早已煙消雲散,與阿惠、阿蜜相處融洽極了。
  「明年的傭工放假日,我會再來的。」
  佐吉拖著還略有些跛的腳離去,阿惠和阿蜜並肩揮手向他告別。
  阿惠心想三人雖非一般的兄弟姊妹,但確實情同手足。因為就算一年只能在傭工休息日見面,三人也友愛依舊啊。
  不久,佐吉二十歲了,總算獲得師傅的認可出師,從跟師傅吃住的學徒成為獨居上工的花木匠。如此一來,年輕人的腳程輕易便能於當日自王子來回,不再僅限於一年一次,而能夠每三個月都來訪了,於是三人越來越是親近。年幼的阿蜜長了五六歲,從孩童成為七、八歲的少女,也逐漸當佐吉是親哥哥。
  另一方面,同樣年歲漸長、自少女成長為年輕姑娘的阿惠,也開始有人來談到武家幫傭學禮儀了。阿惠的母親早就希望能讓阿惠到哪戶禮教嚴謹的武家幫傭,別當個只懂得在茶館幹活的姑娘,因此事情很快便安排妥當。
  十五歲那年的換僱時期,阿惠便要離開位於王子的家,到紀尾井坂某大名家的主宅 幫傭,為期三年。對於一個在王子這個江戶邊陲地區的姑娘來說,這是絕無僅有的好人家。多虧岸村村長從中斡旋,才促成了這件事。
  即使如此,阿惠卻不顧歡天喜地的母親,暗自神傷。三年對十五歲的女孩兒家來說多麼漫長。在這三年之間,與父母、阿蜜分別的寂寞就不用說了,也完全見不到佐吉。
  此時,阿惠對佐吉的感情已發展為淡淡的戀慕之意。
  通知佐吉幫傭之事已談好,他便趕在那之前來訪。
  「阿惠一定會想家想上好一陣子,留在家裡的阿蜜也會因為姊姊不在而寂寞吧。」
  阿惠沒說話。為了練習運針,她來到光線充足的廊簷下,縫著舊手巾。
  「阿蜜不會寂寞的。」過了一會兒她才小聲說道。「有佐吉哥來看她,她一定不會寂寞的。」
  佐吉笑笑說道:「謝謝。不過,我也沒辦法經常來。」
  「很忙嗎?」
  「我才出師沒多久啊,勉強才能糊口。」
  阿惠哦了一聲。這一聲「哦」,在阿惠是五味雜陳,雜得辨不出原本的味道,佐吉卻似乎不知不覺。
  「既然這樣,來寫信吧!」佐吉開心地說。「我也可以順便習字。」
  「寫給阿蜜?也好,這麼一來,阿蜜為了看信也會習字吧!現在還不行呢,那孩子討厭上學。」
  「原來是這樣啊。不過,阿惠字寫得很好吧?我聽阿爹說了。」
  佐吉現在已經稱呼阿惠的父親「阿爹」了。
  「因為我喜歡上學。媽媽說,等我到主人家幫忙,就可以學漢字了。」
  「阿惠不知道能不能從主人家寫信回家?還有,能不能收家裡的信啊?」
  阿惠睜大了眼睛。這種事她全然沒想過。「不知道。」
  「要是可以就太好了。這麼一來,我們就可以透過阿蜜,三人一起通信了不是嗎?一定很有意思。」
  這話是說──佐吉會寫信到家裡,不僅寫給阿蜜,也寫給阿惠。
  「要是可以就太好了。」阿惠也附和。
  「我會努力工作,讓主人家准我和家裡通信的。」
  「是啊,嗯。」
  「可是哥哥,你要怎麼送信來呢?要託湊屋的人嗎?」
  佐吉偏著頭,不知為何含笑想了想。「要這麼做也行,不過也許還有別的辦法。」
  他說,前天才撿到一隻小烏鴉。
  「腳受傷了,不過我想照顧一下很快就會好的。烏鴉不好養,也不知道牠肯不肯跟人親近,不過要是弄得好,也許可以叫烏鴉送信。」
  這怎麼可能!阿惠不禁笑了。但佐吉卻正色說以前聽說書的講軍紀小說時,聽說過利用野鴿子或烏鴉傳送重要密文等逸事。所以一定行得通的──佐吉說。
  「爹爹說,軍紀小說有些是騙人的。」
  「是嗎。不過,應該也有幾分是真的吧。」
  阿惠掩著嘴,笑出聲來。
  「哥哥,你幫那小烏鴉取名字了嗎?」
  「取了取了。」佐吉開心地笑了。「牠老是咕嘍咕嘍地叫,我就叫牠官九郎 。」
【2019/01/30 10:58】 試讀‧嗜讀 | 回應(0) |

<<★新書上架:《這個世界的春天》 | 回首頁 | ★新書上架:《終日》>>

回應文章

給個回應










*為防堵垃圾留言機器人,系統在您按下此[送信]鍵之後,將出現請您再度確認的預覧頁面。
 您只需要確認您的大名及本文無誤,再次按下
[送信]鍵,即可完成留言了!

引用本篇文章

引用URL
→http://apexpress.blog66.fc2.com/tb.php/1908-354f9d2a
| 回首頁 |


獨步的出版主張是好看的小說:
所有讓人捨不得一口氣看完,以及沒一口氣看完根本無法闔上書本的作品。
在推理小說這龐大的迷宮中,我們期望因為獨步的加入,
能讓讀者享受迷路的樂趣,以及看到出口時恍然大悟的暢快。
Copyright © 2006-2012 APEX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最近的更新日

08 | 2019/09 |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主題活動 





與bubu互動 


歡迎加入
獨步臉書粉絲團




分類閱讀

獨步推理電子報
日本推理最前線
總編輯亂記
編輯事件簿
有人來推薦
獨步最新活動
推理作家介紹
日本推理入門
乙一訪台特別報導


駐站專欄

駐站名家介紹 不定期出刊 每月第二個星期一出刊 每月最後一個星期五出刊
雙數月中旬出刊 每月第三個星期三出刊

頭條新聞 

✓專訪塩田武士

✓《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專訪

✓專訪宮部美幸!

✓專訪伊坂幸太郎

✓專訪京極夏彥

✓「江戶川亂步復刻紀念版」製作全紀錄

最近的發表

  • [09/19]試讀:東野圭吾《綁架遊戲》
  • [09/18]試讀:三津田信三《如幽女怨懟之物》
  • [09/16]試讀:宮部美幸《沒有昨日,就沒有明天》
  • [09/16]★新書上架:《綁架遊戲》
  • [09/16]★新書上架:《如幽女怨懟之物》
  • [09/09]★新書上架:《沒有昨日,就沒有明天》
  • [08/28]試讀:松本清張《砂之器》
  • [08/26]試讀:清水潔《連續殺人犯還在外面:由冤案開始,卻也在冤案止步:北關東連續誘拐殺害女童案件未解之謎》
  • [08/14]試讀:今村昌弘《屍人莊殺人事件》
  • [08/05]★新書上架:《砂之器》

  • 最新的回應

  • [08/14]bubu
  • [08/11]怪人
  • [05/13]bubu
  • [05/09]廖彥棋
  • [03/13]bubu
  • [03/09]Hana
  • [03/05]連介遠
  • [03/01]TOKIKO
  • [02/08]bubu
  • [01/24]W
  • [01/16]bubu
  • [01/09]達達
  • [11/29]bubu
  • [11/21]
  • [11/02]Homo醬
  • [09/26]bubu
  • [09/26]bubu
  • [09/13]Ryan
  • [09/12]Yu
  • [09/12]bubu



  • 來逛書櫃

  • 獨步的書櫃


  • FAQ及獨步公告


    【獨歩新人募集】
      難道你…
      就是那名嫌疑犯!

       誠徵日文譯者——

     中日文俱佳,對文字挑剔,喜歡推理小說。需接受試譯。
     必有譯完整本書的經驗!

    請將履歷寄至:
    cite_apexpress
    @hmg.com.tw

  • 關於新書命名
  • 關於獨步改版書
  • 《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編輯誠實告解
  • 亂步復刻經典改版緣起
  • 亂步復刻紀念版收錄整理
  • 跪著也要做《機龍警察》
  • 談超能力者的《狂暴年代》
  • 《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作者簽繪版募集活動
  • Bubu貓貼圖上架囉!
  • Bubu有IG了!

  • 9月新書上架

    《沒有昨日就沒有明天》 
    《如幽女怨懟之物》 
    《綁架遊戲》 


    8月新書上架

    《屍人莊殺人事件》 
    《連續殺人犯還在外面》 
    《砂之器》 
    統計週間:2018年4月
    1.沒有兇手的殺人夜
    2.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
    3.放學後
    4.遲來的羽翼
    5.當祈禱落幕時
    6.惡意
    7.當時的某人
    8.星辰的繼承者3:巨人之星
    9.白夜行
    10.幻夜


    2019/10月預告書單

  • 夏之門
     [羅伯特.海萊因]
  • 零的焦點
     [松本清張]

  • 試讀嗜讀



    獨步文化出版

    E‧fiction系列
    恠小說系列
    宮部美幸作品集
    土屋隆夫作品集
    東野圭吾作品集
    伊坂幸太郎作品集
    乙一作品集
    京極夏彥作品集
    恩田陸作品集
    道尾秀介作品集
    櫻庭一樹作品集
    北村作品集
    筒井康隆作品集
    大澤在昌作品集
    泡坂妻夫作品集
    江戶川亂步作品集
    岡嶋二人作品集
    村作品集
    大師經典
    名家傑作選
    謎詭系列

    站內檢索


    推理好站連結

    博客來推理藏書閣
    「乙一FAN!」:乙一老師承認的書迷網站
  • blue的推理文學醫學院
  • Go to the Moon
  • IGT偵探趣味
  • MLR推理文學研究會
  • Nostalgiabyrinth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 台湾ミステリ通信
  •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
  • 台灣推理夢工廠
  • 灰鷹巢城
  • 余小芳的推理隨文
  • 荒蕪年歲
  • 秘・密・集・會
  • 推理星空
  • 推理評論場
  • 深處稀微的那一道光
  • 遊唱的推理異想世界
  • 暗館的儲藏室
  • 謀殺專門店
  • 謎思推理報
  • 顏九笙。與書為伍。
  • 織夢行雲



  • 友善連結

    麥田出版部落格
    博客來網路書店
    誠品網路書店
    金石堂網路書店
    城邦書店高雄店
    緯來日本台
  • BOOK100讀書會
  • 【READ, or DIE:不讀會死毒舌俱樂部】
  • 小葉(非僅)日本台
      的網路日誌
  • 臥斧・狼窩


  • 歡迎串連獨步

    100x100
    100x60
    80x15
    訂閱RSS

    瀏覽人次

       




     






    ARCHIVES

  • 2019-09 (6)
  • 2019-08 (4)
  • 2019-07 (7)
  • 2019-06 (7)
  • 2019-05 (5)
  • 2019-04 (4)
  • 2019-03 (9)
  • 2019-01 (5)
  • 2018-12 (4)
  • 2018-11 (6)
  • 2018-10 (3)
  • 2018-09 (5)
  • 2018-08 (7)
  • 2018-07 (5)
  • 2018-06 (9)
  • 2018-05 (7)
  • 2018-04 (7)
  • 2018-03 (7)
  • 2018-02 (5)
  • 2018-01 (4)
  • 2017-12 (7)
  • 2017-11 (7)
  • 2017-10 (5)
  • 2017-09 (8)
  • 2017-08 (7)
  • 2017-07 (6)
  • 2017-06 (8)
  • 2017-05 (8)
  • 2017-04 (4)
  • 2017-03 (11)
  • 2017-02 (7)
  • 2017-01 (8)
  • 2016-12 (3)
  • 2016-11 (10)
  • 2016-10 (11)
  • 2016-09 (8)
  • 2016-08 (12)
  • 2016-07 (8)
  • 2016-06 (10)
  • 2016-05 (2)
  • 2016-04 (6)
  • 2016-03 (4)
  • 2016-02 (5)
  • 2016-01 (6)
  • 2015-12 (4)
  • 2015-11 (6)
  • 2015-10 (8)
  • 2015-09 (6)
  • 2015-08 (13)
  • 2015-07 (8)
  • 2015-06 (9)
  • 2015-05 (17)
  • 2015-04 (14)
  • 2015-03 (17)
  • 2015-02 (7)
  • 2015-01 (14)
  • 2014-12 (5)
  • 2014-11 (21)
  • 2014-10 (14)
  • 2014-09 (12)
  • 2014-08 (16)
  • 2014-07 (16)
  • 2014-06 (14)
  • 2014-05 (17)
  • 2014-04 (16)
  • 2014-03 (17)
  • 2014-02 (13)
  • 2014-01 (27)
  • 2013-12 (15)
  • 2013-11 (14)
  • 2013-10 (11)
  • 2013-09 (11)
  • 2013-08 (14)
  • 2013-07 (12)
  • 2013-06 (11)
  • 2013-05 (28)
  • 2013-04 (15)
  • 2013-03 (10)
  • 2013-02 (12)
  • 2013-01 (14)
  • 2012-12 (7)
  • 2012-11 (13)
  • 2012-10 (21)
  • 2012-09 (9)
  • 2012-08 (12)
  • 2012-07 (12)
  • 2012-06 (12)
  • 2012-05 (11)
  • 2012-04 (12)
  • 2012-03 (12)
  • 2012-02 (8)
  • 2012-01 (15)
  • 2011-12 (15)
  • 2011-11 (18)
  • 2011-10 (14)
  • 2011-09 (11)
  • 2011-08 (15)
  • 2011-07 (9)
  • 2011-06 (10)
  • 2011-05 (10)
  • 2011-04 (7)
  • 2011-03 (7)
  • 2011-02 (7)
  • 2011-01 (8)
  • 2010-12 (9)
  • 2010-11 (9)
  • 2010-10 (11)
  • 2010-09 (12)
  • 2010-08 (10)
  • 2010-07 (10)
  • 2010-06 (7)
  • 2010-05 (10)
  • 2010-04 (15)
  • 2010-03 (7)
  • 2010-02 (9)
  • 2010-01 (20)
  • 2009-12 (15)
  • 2009-11 (16)
  • 2009-10 (14)
  • 2009-09 (19)
  • 2009-08 (12)
  • 2009-07 (25)
  • 2009-06 (18)
  • 2009-05 (11)
  • 2009-04 (18)
  • 2009-03 (17)
  • 2009-02 (21)
  • 2009-01 (14)
  • 2008-12 (22)
  • 2008-11 (12)
  • 2008-10 (15)
  • 2008-09 (16)
  • 2008-08 (24)
  • 2008-07 (18)
  • 2008-06 (13)
  • 2008-05 (17)
  • 2008-04 (19)
  • 2008-03 (15)
  • 2008-02 (17)
  • 2008-01 (15)
  • 2007-12 (12)
  • 2007-11 (12)
  • 2007-10 (23)
  • 2007-09 (20)
  • 2007-08 (23)
  • 2007-07 (17)
  • 2007-06 (25)
  • 2007-05 (18)
  • 2007-04 (18)
  • 2007-03 (27)
  • 2007-02 (11)
  • 2007-01 (23)
  • 2006-12 (84)
  • 2005-0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