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步文化》 bubu's blog
・日本推理大無限・
伊坂幸太郎出道十五周年紀念,最解憂的短篇集!《陀螺儀》

試讀:月村了衛《機龍警察:暗黑市場》


試讀文章因為是經過節錄的摘文,
強烈建議您入手全書,暢讀作家本心方為上策!


  太陽迅速下山,轉眼入夜。這夜的莫斯科如昨晚寒風刺骨。若一直處在戶外一定會凍死,尤里盡量找咖啡廳或酒吧避寒。等待達姆琴科聯絡的時間裡,不斷用手機查看新聞。八點一過,新標題映入眼中—犯罪組織首腦落網。
   〈今天下午,警方針對傑維亞德其諾地區的土地買賣糾紛,依詐欺罪嫌逮捕企業家烏拉吉米.基古林。過去傳聞指出基古林是黑幫老大,警方聲稱掌握他涉及反社會重大犯罪的證據。〉
   尤里登時如墜五里迷霧。直至九點,他坐在和平大道站附近小酒吧的吧檯,觀看牆架上的電視機時,畫面竟然出現自己臉孔。
   〈以下是索非斯卡亞河岸公寓弒警案的後續報導。警方認為尤里.奧茲諾夫嫌疑重大,已發布通緝令。奧茲諾夫是受害的員警卡魯爾.雷斯尼克少尉的同事,兩人涉嫌向犯罪組織收取高額賄款,疑似因分配不均而產生糾紛,奧茲諾夫憤而下手殺害雷斯尼克。〉
   尤里驚訝得忘了呼吸。下一瞬間,全身血液彷彿逆流。
   自己被當成了殺害雷斯尼克的凶手?
   電視上自己的照片確實就像無良警察。自己何時何地被拍攝,他毫無頭緒。
   公寓監視器一定拍到自己與雷斯尼克在七樓等電梯,以及雷斯尼克在停車場內遭槍殺的畫面。換句話說,警方根本知道自己並非凶手。這是大陣仗的誣陷,而且必然來自上層。如今警方手上一定有充分證據,證明自己「殺了搭檔」。各相關勢力也許早在這場行動達成共識。自己不是誘餌,是獵物。所有退路想必都遭阻斷。
   尤里刻意放慢呼吸速度,緩緩吁出一口氣,壓抑著放手大鬧的衝動。他維持不動,僅用感官觀察店內動靜。有沒有人正在看著電視?有沒有人正在看著自己?
   靠窗桌邊的兩個客人臉湊得極近,正在竊竊私語。
   尤里掏出一枚紙鈔放在吧檯,若無其事地走向門口,眼角餘光卻緊盯著兩人。果然他們也在看著自己。走出店外,他抑制趕緊遠離這裡的恐懼,緩慢前進。進入暗巷後才拔腿狂奔。
   從遭目擊地點搭計程車相當危險。搭地下鐵、巴士等交通工具也一樣。其他路人在時不能奔跑只能快步前進,以免遭到懷疑。尤里一直跑到蘇切維斯基街才放慢腳步,一邊走一邊打給達姆琴科。對方似乎關掉電源,數次打不通。
   被陷害了……
   達姆琴科是自己最信賴敬愛的上司,如今竟然陷害自己。凍結得堅硬無比的腳下地面宛如出現裂縫,自己陷入縫內,不斷墜落。
   當初一見到雷斯尼克的屍體,立刻打電話向達姆琴科報告,達姆琴科第一句話是「查看周圍有沒有人」。原本以為那指凶手還在附近,如今回想起來恐怕是在確認周圍是否有目擊證人。
   接著心中又浮現巴拉拉耶夫的臉孔。那個有著紅銅色頭髮,想法浮誇的官僚。不僅個性冷酷,野心亦是他最佳的代名詞。達姆琴科曾說,因為他有野心,所以值得信任。自己也傻傻地相信這套。當野心與正義無法兼顧,他選擇哪邊?為什麼目前為止都沒想過?這個人正是典型的俄羅斯官僚。不知廉恥,見風轉舵,不論置身在什麼局勢下都能展現驚人的適應力。
   打電話給巴拉拉耶夫是危險賭注。電話一接通,對方可能立刻偵測出自己位置。打給分室或組織犯罪對策總局也是。何種部門安排整場詭計?一想到這問題,尤里不禁心裡發毛。俄羅斯俗諺「魚的腐爛都是從頭部開始」,而俄羅斯的大腦當然是克里姆林宮。
   接著尤里撥布里哥金的手機號碼。呼喚鈴聲響數聲後,忽然切成無法接聽的電腦語音。尤里焦急地改撥夏基列夫,對方還是沒接。尤里又打給了波格拉斯及卡西寧,結果一樣。沒人願意接電話。尤里霎時天旋地轉,反胃感湧上喉頭,不禁停步。維持理性都極度困難。
   茫然佇立在街頭陰暗處,他忍不住點開新聞網站。伴隨時間流逝,網站不斷出現後續報導,內容都是關於尤里.奧茲諾夫貪贓枉法、窮凶極惡。這些都是惡意的假消息。利用媒體操控民意向來是契卡拿手好戲。又點開另一條新聞—黑幫老大突然暴斃。
   〈正在接受偵訊的嫌犯烏拉吉米.基古林突然心肌梗塞死亡。警方強調偵訊過程正常合法。〉
   尤里讀過關於基古林的相關資料,包含健康診斷書。他的健康狀況沒理由突然死於心肌梗塞。
   達姆琴科曾下達「絕不能跟警察接觸」的指示,沒想到反而救自己一命,想來實在諷刺。尤里被毛骨悚然吞噬。那是無窮無盡的恐懼,全身不由得微微發抖。基古林那樣的黑幫大老也死得不明不白,自己這種小人物如果遭逮捕,下場可想而知。
   獨自站在天寒地凍的大街上直盯著手機,理所當然會引來懷疑。尤里聽見有人踏著積雪走近,抬頭一看兩名制服警察。他繼續專心看著手機,接著突然舉步走向馬路中央。
   「喂,等等!」
   背後警察大聲呼喊。尤里毫不理會,拔腿狂奔,兩名警察趕緊追上。
   他用力推開前面路人,鑽進小巷。他緊握手機,死命往前逃竄。人行道上幾名路人吃驚轉頭,但尤里沒心思管那麼多,從小巷鑽進另一條小巷。追趕在後頭的警察腳步聲不知不覺完全聽不見了,但警方一定下令緊急封鎖這帶。走到大馬路,調勻呼吸,抹去臉上及脖子的汗水,迅速整理衣服後,他招一輛無登記證的計程車。
   「我要到斯拉夫林蔭街,多少錢?」
   尤里若無其事地說出莫斯科西區的地名,並詢問價格。不在司機心中留下印象,須盡量表現出日常態度。司機說出價碼,尤里故意皺起眉頭,勉強接受。司機點了點頭,開動車子。
   市區內的警車比平常還多。積滿白雪的街道路面到處映照著紅與藍的警示燈亮光。
   尤里坐在車內拚命苦思著。該怎麼做?接下來該怎麼做?
   當車子開到基輔車站附近時,他心念一轉,要求司機停車。尤里下車後進入地下鐵車站,搭菲利線前往菲利站。出車站徒步約十分鐘,來到一處公寓社區前。尤里舉目望向南棟三樓的某房間。窗戶一片漆黑,沒半點燈光。那個人現在應該獨居。難道睡了?不,一定還沒回來。尤里決定躲在社區前的矮樹叢裡靜靜等待。約二十分鐘後,一道人影拖著疲累的身子緩緩走向社區。昏暗路燈照出臉孔。沒錯,是他。尤里在矮樹叢裡喊一聲,那人吃驚地轉頭。
   「是你……」布里哥金走到尤里身邊後,馬上帶著他到更隱密的陰暗角落。「全莫斯科警察都在找你,我們也是!上頭還說如果你反抗,就格殺勿論。」
   「這是班長的命令?」
   「不,更上頭傢伙。但就算沒這道命令,大家還是會這麼做。你殺了自己人,每個人都在氣頭上。」
   「雷斯尼克不是我殺的。」
   「這我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尤里將來龍去脈一五一十地坦白道出。
   「不敢相信班長會出賣你……他不是那樣的人。」
   「你自己問他!」
   「他昨天就沒進署內,只打電話通知第一班,倘若看見你的來電絕對不要接起。他說完這句話就掛斷了,我們不知道理由,但一時只能遵照指示。」
   沒人願意接電話,原來是這個緣故。
   「班長在哪裡?」尤里問。
   「我也不知道,副署長說他跟高層的人在一起,卻沒說為了什麼。」
   達姆琴科果然已經被高層拉攏了。
   尤里豁出去地道:「逮捕我。」
   「什麼?」
   「我要光明正大證明自己的清白。」
   「混帳!」老刑警厲聲道:「你以為在這個國家能做到這種事?」
   尤里沉默無語。
   「若你說的都是真的,這是政治事件。他們一旦抓到你就會把你殺了,哪讓你有機會澄清。我們第一班刑警,光進看守所就是死路一條。」
   ——所有「最瘦的瘦犬」踏進監獄一步,就不可能活著出來了。
   尤里愕然想起索羅托夫的忠告。一旦遭到逮捕,不僅謀殺雷斯尼克、米克丘拉的幕後黑手要自己的命,看守所及監獄裡的沃爾也不會放過自己,存活機率趨近零。
   尤里一時無言,布里哥金突然掏出馬卡洛夫手槍指向他。
   「你這是……」尤里錯愕地瞪大眼睛,卻沒移動半分。
   「你快走,我今天沒遇到你。」
   昏暗夜色中,尤里隱約看見老刑警雙眼含淚,黑色槍口微微顫動。
   「下次再讓我看到你,我就會開槍。你走吧,班長那邊我會幫你問清楚。我相信他一定有什麼苦衷。第一班的夏基列夫、波格拉斯、卡西寧他們,我會幫你好好解釋,我向你保證。現在你應該把所有的心思放在逃命。」
   「但是……」
   「別拖拖拉拉,快走!」布里哥金高聲的斥喝聽起來竟如歷盡滄桑的喟嘆。
   尤里一咬牙轉身離開社區,朝著車站邁步。沉重嘆息迴盪身後,許久未歇。
   
   尤里窩在地下鐵車廂裡,思考著接下來該逃往何處。機場、主要道路及鐵路的轉運車站應該都遭警方嚴密監視,不可能獨自逃脫。當務之急是找到今晚窩身處。全身疲累至極,喪失思考力氣。他不可能上旅館,那是警方查緝重點。專門做罪犯生意的廉價旅舍也不安全,那一類場所的管理者對時事新聞的消息非常靈通,而且很可能藏著KGB的告密者。
   對面座位的中年男人似乎朝自己看一眼。門邊的女人也是。列車一靠站,尤里趕緊走出車廂。這是斯摩棱斯克站。尤里走到路面,沿著諾文斯基街往北前進。氣溫降至冰點下。他注意到一家營業至早上的夜總會便走進。店內播放著震耳欲聾的音樂,接近全裸的舞孃在中央舞臺擺動身軀。這裡集結著最猥瑣低俗且虛榮的俄羅斯一面。他走到吧檯邊點威士忌。過強的暖氣與擁擠人群讓店裡無比悶熱,相當不適。過大的音樂令腦袋欲裂。
   凌晨兩點。錢所剩不多。調酒師搖著甩杯,瞥這裡一眼。這家店也不能待太久。
   「請我喝一杯如何?」
   一名畫著黑眼線的女人近身搭訕,滿臉虛假笑意。她應是妓女。
   尤里朝調酒師點點頭。「給她一杯一樣的。」
   調酒師送上酒來,但女人連碰也沒碰地問:「一個人?」
   「嗯。」
   「這裡好悶,要不要到外面?我知道好地方。」
   尤里心想這正合自己的意。運氣好或許還可以待到早上。
   「有樂子?」
   「當然。」
   「好,走吧。」
   女人愉快地挽住尤里手臂。即將出店時,忽出現兩人推開她,並從左右兩側抓住尤里雙手。
   「你是奧茲諾夫吧?」顯然是兩名便衣刑警。女人見客人被搶,氣得想張口責罵,但她隨即明白狀況,咂嘴後轉身離去。「跟我們走!」
   尤里沮喪地垂首,但下一瞬間,他猛然用後腦杓朝右側男人臉上賞一記。男人按著鼻子全身搖搖擺擺差點摔倒。尤里立即朝著左側男人胸口猛搥一拳,接著撞開人牆,奔向緊急逃生門。周圍尖叫此起彼落,卻全被店內巨大音樂聲吞噬。
   出門後奔上階梯,在暗巷裡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死命狂奔。不一會已不知自己置身何處。
   驀然,前方出現一排白色圍牆,似乎是建築工地。尤里趁四下無人鑽入縫隙,躲在圍牆的內側聆聽外頭動靜。似乎沒有人追上來。情緒恢復平靜後,他走進施工中的建築。整座建築罩著防塵布,外頭的風吹不進來。裡頭因此比外頭溫暖。尤里在建材堆放處角落發現一疊隔熱板,每張大小約一張大床。他像隻蟲子般鑽進隔熱板之間,勉強找到禦寒的棲身之所。
   雖然疲累不堪,但過度的寒冷與不安令尤里難以入眠。
   
   清晨五點,尤里在朦朦朧朧的淺眠中醒來。一時四肢發麻,幾乎失去知覺,身體卻到處痠痛不已。爬出隔熱板,搓揉雙手及原地踏步,他思考接下來該怎麼做。這場噩夢要怎麼演下去?不,比噩夢更可怕的現實怎麼演下去?如何逃離噩夢般的現實?想半晌,還是毫無頭緒。自己僅是刑警,如何對抗國家的陷阱?別說對抗,逃離莫斯科都很困難。工人隨時會上工,不能繼續待在此處。尤里趁著四下無人,走出工地。
   他保持行走,尚未完全恢復知覺的手指取出手機。電池快沒電了。他猶豫一會,最後還是按下撥號鍵。想活下去就須全心全意逃亡,拋棄一切。但無論如何都想見那個人,問幾個問題。
   明明是清晨,麗拉卻立即接起電話,她一直等著來電。
   〈尤里?你在哪裡?我好擔心。〉
   「麗拉,我沒時間詳細說明。」
   〈新聞說你殺了雷斯尼克。〉
   「我被陷害了,妳要相信我,我是無辜的。」
   〈我當然相信,但是……〉
   「班長在哪裡?」
   〈我也不知道。他前天就沒回家,手機也打不通。但他打給我,要我絕對不要接你電話。尤里,到底怎麼回事?〉
   「九點,我在國立歷史博物館前等妳。就妳一個人,別告訴任何人,包括班長。」
   〈好。〉
   通話驟然中斷。電量完全耗盡。尤里愣愣地看著掌心的手機。
   總覺得不太對勁。麗拉說出最後的「好」前,似乎一時遲疑。
   不可能,絕不可能。
   尤里甩甩腦袋,將念頭拋出腦外。但懷疑一旦滋生便緊附胸口,揮之不去。
   
   尤里八點來到紅場東北側的國家百貨商場屋頂。潛伏在東側角落,觀察廣場斜對面的歷史博物館周邊。雖然距離遠,但視野良好,沒有遮蔽物。尤里拿著路邊攤買來的小型望遠鏡,靠這玩意便能解決距離問題。
   他對於現在行徑有些羞愧與自我厭惡。昨天的自己肯定無法原諒今天的行為。但時間無法逆流,昨天再也不會回來。或許是一股從絕望滋生的陰影,尤里自暴自棄地決定依循直覺行動。
   最可怕的預感果然成真了。一陣酸苦竄出喉頭,不住想將昨晚的酒與絕望一起嘔吐在地。歷史博物館周邊聚集不少男人。這些人喬裝成散步民眾、兜售商品的小販及觀光客,但都是警察或是契卡。旁邊的喀山主教座堂前也佇立著他們。麗拉背叛了自己。將自己出賣給警察。
   約定的二十分鐘前,麗拉現身了。這幕是決定性的證據。更多的便衣刑警將她守得水洩不通。根據麗拉的神情,她很清楚這些人是警察。便衣刑警偽裝技巧高明,倘若尤里站在他們附近,或許無法識破。但如今從遠方俯瞰,清楚辨識出每一刑警的警戒範圍。
   透過手中的廉價望遠鏡,尤里仔細觀察麗拉的面容。出賣自己的戀人,表情似乎頗為僵硬。跟玩具沒兩樣的望遠鏡,難以看穿表情背後的含義。
   自己到底在期待什麼?想見心愛女人最後一面嗎?麗拉是達姆琴科的妹妹,或許自己還抱一絲希望,想從麗拉口中問出一些線索,甚至找到解決辦法。但不論何種期待,現在都落空了。不愧是達姆琴科的妹妹。
   尤里利用檢修梯進入國家百貨商場的屋頂下。這是興建十九世紀末期的建築,融合不同風格。沿著挑高玻璃天花板向上延伸的屋頂下側,坐落著許多複雜狹窄的空間。尤里曾在這裡監視數日,成功逮捕龐大的竊盜集團。他熟門熟路地經由複雜通道從閣樓進入員工通道,接著利用逃生階梯自後門走出百貨商場,沿著裴特修尼街離開此地。
   至少見到麗拉的臉,實現了心願。可惜連不想看到的景象也映入眼簾。
   一陣激動,尤里無比心冷。自己如今一無所有。
   
   ——現在你應該把所有的心思放在逃命。
   布里哥金建議自己。但該怎麼逃?往哪裡?
   結論僅剩下一個。尤里沒有其他選擇。「那個人」是尤里的唯一希望。自己未曾預料,自己竟淪落到須投靠他。雷斯尼克斃命的模樣浮現腦海。他不想像他一樣死得不明不白,毫無價值,死在那些叛徒、貪官及國家高層見不得光的無恥之輩手中。
   這天傍晚,尤里終於找到那裡。
   波瓦魯斯卡亞街的小巷內,空氣中瀰漫著廚餘及濕抹布的腥臭,放眼盡是低矮老舊建築。尤里目的地是從前市營公共住宅改建的公寓。他來到二樓,找到一扇黃漆斑駁的門,在上頭敲了幾下。
   過一會,門板從內向外翻開。
   「是你。」
   索羅托夫見到眼前訪客,露出打從心底吃驚的表情。
   「我需要你的幫忙。」
   索羅托夫上下打量困頓窘迫的尤里,抬了抬下巴道:
   「進來。」
   門後是髒亂的辦公室空間及廚房,但室溫適中。索羅托夫穿著黑色毛衣,他讓尤里坐在老舊的安樂椅上,自己拿著伏特加酒瓶坐在對面。
   「看你這副落魄模樣,真糟蹋了那張好看的臉。」
   索羅托夫遞出酒瓶。尤里默默接過就口喝了,宛如重獲新生。
   「虧你找得到這。」
   「你上次寄給我一張回數票,信封寫著地址。」
   索羅托夫恍然大悟地點點頭。
   「你忘了?」尤里問。
   「沒忘。那地址是我告訴你的,怎麼忘得了?我驚訝你記在心裡。」
   「我記憶力向來不錯。」
   「也對,你是刑警,本來就靠記憶力吃飯……啊,現在不是了。」
   這種程度的譏諷,早在尤里預料中。
   「你鬧得莫斯科沸沸揚揚。警察竟然殺死同事,真讓我刮目相看。」
   「人不是我殺的。」
   「當然,那還用說嗎?畢竟你可是警察的兒子。」
   他又拋出一句譏諷。
   「達姆琴科呢?你們這群『最瘦的瘦犬』老大,怎沒幫你解決問題?」
   「他陷害了我。他跟組織犯罪對策局一個叫巴拉拉耶夫的傢伙。」
   「哦?他們為什麼做這種事?」
   「不知道。我只知道現在需要幫助。憑你的能耐,應該有辦法安排讓我逃走。」
   「『最瘦的瘦犬』跑來向『沃爾』求救?」
   「不願意就算了。」尤里起身遞回酒瓶。「我認為枉死不如找你。我顯然是不速之客。」
   「等等,我可沒說不願意。」
   索羅托夫接過酒瓶灌一口後不再說話。尤里又坐下來。此時他重新審視環境。木製辦公桌放著筆記型電腦,天花板老舊黝黑,牆壁滿是汙漬。後頭另一間房間似乎當成寢室。
   「這屋子不錯吧?」索羅托夫察覺尤里的視線,笑道:「這是我生活的窩,也是做生意的店。現在我有好幾個手下了,這就像我的城堡。聽說從前這小小地方住兩戶人家,總共十人呢。如今我一個人獨享,我反而覺得對人民有些不好意思。而且……」
   索羅托夫半開玩笑半自嘲地道:
   「我從前跟父親住的那個垃圾堆,你也親眼看過。這比起來好太多了。」
   尤里依然記得倒閉超商的員工休息室。
   一頭黑髮的少年在那裡遭父親毆打。而那位父親的臉上刺著刺青……
   「但我有條件。」
   索羅托夫突然瞪著尤里。
   「你現在起不再需要遵守國家法律,卻得遵守我的法律。若你願意起誓,我就救你一命。」
   「好。」
   這是尤里唯一的答覆。倘若有其他選擇,一開始就不會來到這裡。
   索羅托夫心滿意足地露出微笑。那笑容宛如彌補了少年時期的遺憾。
   「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梅菲斯托費勒斯。不,或許打從很久以前,我們便是這樣的關係。」
   梅菲斯托費勒斯。尤里回想起麗拉閒談中的這個名字。他是傳說中的惡魔,在歌德經典著作《浮士德》中登場。浮士德以自己的靈魂為代價,召喚出了這個惡魔。
   「你發誓願意遵守我的法律?」索羅托夫再次確認。
   「我發誓。」尤里吐露唯一的回答。

8

   海參崴的碼頭邊,工人們忙著將一輛輛中古車從老舊貨輪搬至碼頭。車型跟製造商都不相同,大多是豐田的Hiace,但也有一些本田及三菱的小貨車。這都是日本偷運至此地的贓車,依然維持著被偷時的狀態,每輛車內都散落著面紙箱、小玩偶等雜物。當然,值錢東西都在送運前被拿走了。定期收受賄賂的海關職員對貨輪連看也不看一眼,彷彿它不存在。
   負責監督搬運作業的俄羅斯人大聲斥罵韓國籍掮客,溝通出了差錯。韓國人氣得滿臉通紅,在對方胸口推了一把,兩人接著扭打一團,周圍工人趕緊拉開兩人。
   就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活力的象徵。尤里站在冷風呼嘯的港邊,愣愣地看著眼前的鬧劇。俄羅斯與韓國集團兩分鐘前還在互相辱罵,兩分鐘後互相擁抱和好如初。場面激昂且愚蠢。但在世界邊緣之地,全都是家常便飯。尤里暗自尋思,自己正目睹一場國際犯罪,為何內心如此乏味?
   「尤里.米赫羅維奇!」
   尤里聽見有人以俄語呼喚自己。轉頭一看,如枯木的老人自港灣管理大樓走來。那是綽號「老黃」的男人。瘦得彷彿隨時會被風吹斷的中國老人,兩手插在束口外套口袋,縮起身子,相當寒冷的樣子。
   「下一件工作確定了,你得跑一趟樺太島。」
   「何時?」
   「船安排好就出發,快的話就在今晚。」
   「知道了。」
   尤里淡淡應了,兩眼依然望著前方搬運作業。
   「這次工作得大幹一場,你駕駛機甲兵裝的技術真的沒問題?」
   尤里默默點頭。
   老人嘆口氣,轉身回港灣管理大樓,但下一秒忽然停步,操著廣東話輕描淡寫地道:
   「別騙人了,我知道你是剛學會沒多久的生手。這次的任務,你活不成了。」
   尤里以生澀的廣東話回應:
   「無所謂。」
   老黃張開缺牙的嘴,呵呵笑起來。
【2017/02/10 12:49】 試讀‧嗜讀 | 回應(0) |

<<試讀:宮部美幸《蒲生邸事件》 | 回首頁 | 試讀:約瑟夫‧芬克、傑佛瑞‧克雷諾 《歡迎來到夜谷》>>

回應文章

給個回應










*為防堵垃圾留言機器人,系統在您按下此[送信]鍵之後,將出現請您再度確認的預覧頁面。
 您只需要確認您的大名及本文無誤,再次按下
[送信]鍵,即可完成留言了!

引用本篇文章

引用URL
→http://apexpress.blog66.fc2.com/tb.php/1760-398f66af
| 回首頁 |


獨步的出版主張是好看的小說:
所有讓人捨不得一口氣看完,以及沒一口氣看完根本無法闔上書本的作品。
在推理小說這龐大的迷宮中,我們期望因為獨步的加入,
能讓讀者享受迷路的樂趣,以及看到出口時恍然大悟的暢快。
Copyright © 2006-2012 APEX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最近的更新日

06 | 2017/07 | 08
S M T W T F S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主題活動 





與bubu互動 


歡迎加入
獨步臉書粉絲團




分類閱讀

獨步推理電子報
日本推理最前線
總編輯亂記
編輯事件簿
有人來推薦
獨步最新活動
推理作家介紹
日本推理入門
乙一訪台特別報導


駐站專欄

駐站名家介紹 不定期出刊 每月第二個星期一出刊 每月最後一個星期五出刊
雙數月中旬出刊 每月第三個星期三出刊

頭條新聞 

✓專訪真梨幸子(上)

✓專訪真梨幸子(下)

✓專訪宮部美幸!

✓專訪伊坂幸太郎

✓專訪京極夏彥

✓《蚱蜢》改編電影

最近的發表

  • [07/25]★新書上架:《陀螺儀》
  • [07/17]★伊坂幸太郎出道15周年紀念企劃:得獎公告
  • [07/11]試讀:初野晴《行星凱倫》(春&夏推理事件簿)
  • [07/10]試讀:北山猛邦《我們偷走星座的理由》
  • [07/06]試讀:深綠野分《戰場上的廚師》
  • [07/04]★新書上架:《我們偷走星座的理由》
  • [06/30]★新書上架:《行星凱倫》(春&夏推理事件簿)
  • [06/29]★新書上架:《戰場上的廚師》
  • [06/19]試讀:東野圭吾《變身》
  • [06/14]試讀:貫井德郎《愚行錄》

  • 最新的回應

  • [07/28]ThomasSlinc
  • [05/31]bubu
  • [05/31]bubu
  • [05/29]lijin
  • [05/21]孟穎
  • [05/14]冰菓
  • [05/03]bubu
  • [05/01]
  • [02/23]bubu
  • [02/23]kathy
  • [02/06]bubu
  • [01/26]FOOL66
  • [11/21]bubu
  • [11/19]軒轅萱
  • [09/13]毛毛蟲
  • [08/30]bubu
  • [08/20]問號讀者
  • [07/26]bubu
  • [07/19]
  • [06/07]半花染



  • 來逛書櫃

  • 獨步的書櫃


  • FAQ及獨步公告


    【獨歩新人募集】
      難道你…
      就是那名嫌疑犯!

       誠徵日文譯者——

     中日文俱佳,對文字挑剔,喜歡推理小說。需接受試譯。
     必有譯完整本書的經驗!

    請將履歷寄至:
    cite_apexpress
    @hmg.com.tw

  • 關於新書命名
  • 關於獨步改版書
  • 《D坂殺人事件》更正啟事
  • 《六之宮公主》更正啟事
  • 誰殺了他網路緝兇
  • 誰殺了他網路緝兇得獎名單公布
  • 我殺了他網路緝兇
  • 我殺了他網路緝兇得獎名單公布
  • 冰菓合照大募集得獎名單公布
  • 百合心留言活動得獎名單公布
  • 《死神的浮力》心得徵文活動
  • 《死神的浮力》心得徵文得獎名單

  • 8月新書上架

    《陀螺儀》 
    《黑貓小夜曲》 
    《流星之絆》 


    7月新書上架

    《戰場上的廚師》 
    《我們偷走星座的理由》 
    《行星凱倫》 
    統計週間:2013年10月
    1.所羅門的偽證Ⅱ
    2.再一個謊言
    3.所羅門的偽證Ⅰ
    4.預知夢
    5.邪魅之雫(上)
    6.邪魅之雫(下)
    7.嫌疑犯X的獻身
    8.兩人距離的概算
    9.鬼談百景
    10.我殺了他


    2017/9月預告書單

  • 星辰的繼承者
     [詹姆斯‧霍根]
  • 軌道之雲
     [藤井太洋]
  • 秘密庭園的少女
     [深綠野分]

  • 試讀嗜讀



    獨步文化出版

    E‧fiction系列
    恠小說系列
    宮部美幸作品集
    土屋隆夫作品集
    東野圭吾作品集
    伊坂幸太郎作品集
    乙一作品集
    京極夏彥作品集
    恩田陸作品集
    道尾秀介作品集
    櫻庭一樹作品集
    北村作品集
    筒井康隆作品集
    大澤在昌作品集
    泡坂妻夫作品集
    江戶川亂步作品集
    岡嶋二人作品集
    村作品集
    大師經典
    名家傑作選
    謎詭系列

    站內檢索


    推理好站連結

    博客來推理藏書閣
    「乙一FAN!」:乙一老師承認的書迷網站
  • blue的推理文學醫學院
  • Go to the Moon
  • IGT偵探趣味
  • MLR推理文學研究會
  • Nostalgiabyrinth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 台湾ミステリ通信
  •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
  • 台灣推理夢工廠
  • 灰鷹巢城
  • 余小芳的推理隨文
  • 荒蕪年歲
  • 秘・密・集・會
  • 推理星空
  • 推理評論場
  • 深處稀微的那一道光
  • 遊唱的推理異想世界
  • 暗館的儲藏室
  • 謀殺專門店
  • 謎思推理報
  • 顏九笙。與書為伍。
  • 織夢行雲



  • 友善連結

    麥田出版部落格
    博客來網路書店
    誠品網路書店
    金石堂網路書店
    城邦書店高雄店
    緯來日本台
  • BOOK100讀書會
  • 【READ, or DIE:不讀會死毒舌俱樂部】
  • 小葉(非僅)日本台
      的網路日誌
  • 臥斧・狼窩


  • 歡迎串連獨步

    100x100
    100x60
    80x15
    訂閱RSS

    瀏覽人次

       




     






    ARCHIVES

  • 2017-07 (6)
  • 2017-06 (8)
  • 2017-05 (8)
  • 2017-04 (4)
  • 2017-03 (11)
  • 2017-02 (7)
  • 2017-01 (8)
  • 2016-12 (3)
  • 2016-11 (10)
  • 2016-10 (11)
  • 2016-09 (8)
  • 2016-08 (12)
  • 2016-07 (8)
  • 2016-06 (10)
  • 2016-05 (2)
  • 2016-04 (6)
  • 2016-03 (4)
  • 2016-02 (5)
  • 2016-01 (6)
  • 2015-12 (4)
  • 2015-11 (6)
  • 2015-10 (8)
  • 2015-09 (6)
  • 2015-08 (13)
  • 2015-07 (8)
  • 2015-06 (9)
  • 2015-05 (17)
  • 2015-04 (14)
  • 2015-03 (17)
  • 2015-02 (7)
  • 2015-01 (14)
  • 2014-12 (5)
  • 2014-11 (21)
  • 2014-10 (14)
  • 2014-09 (12)
  • 2014-08 (16)
  • 2014-07 (16)
  • 2014-06 (14)
  • 2014-05 (17)
  • 2014-04 (16)
  • 2014-03 (17)
  • 2014-02 (13)
  • 2014-01 (27)
  • 2013-12 (15)
  • 2013-11 (14)
  • 2013-10 (11)
  • 2013-09 (11)
  • 2013-08 (14)
  • 2013-07 (12)
  • 2013-06 (11)
  • 2013-05 (28)
  • 2013-04 (15)
  • 2013-03 (10)
  • 2013-02 (12)
  • 2013-01 (14)
  • 2012-12 (7)
  • 2012-11 (13)
  • 2012-10 (21)
  • 2012-09 (9)
  • 2012-08 (12)
  • 2012-07 (12)
  • 2012-06 (12)
  • 2012-05 (11)
  • 2012-04 (12)
  • 2012-03 (12)
  • 2012-02 (8)
  • 2012-01 (15)
  • 2011-12 (15)
  • 2011-11 (18)
  • 2011-10 (14)
  • 2011-09 (11)
  • 2011-08 (15)
  • 2011-07 (9)
  • 2011-06 (10)
  • 2011-05 (10)
  • 2011-04 (7)
  • 2011-03 (7)
  • 2011-02 (7)
  • 2011-01 (8)
  • 2010-12 (9)
  • 2010-11 (9)
  • 2010-10 (11)
  • 2010-09 (12)
  • 2010-08 (10)
  • 2010-07 (10)
  • 2010-06 (7)
  • 2010-05 (10)
  • 2010-04 (15)
  • 2010-03 (7)
  • 2010-02 (9)
  • 2010-01 (20)
  • 2009-12 (15)
  • 2009-11 (16)
  • 2009-10 (14)
  • 2009-09 (19)
  • 2009-08 (12)
  • 2009-07 (25)
  • 2009-06 (18)
  • 2009-05 (11)
  • 2009-04 (18)
  • 2009-03 (17)
  • 2009-02 (21)
  • 2009-01 (14)
  • 2008-12 (22)
  • 2008-11 (12)
  • 2008-10 (15)
  • 2008-09 (16)
  • 2008-08 (24)
  • 2008-07 (18)
  • 2008-06 (13)
  • 2008-05 (17)
  • 2008-04 (19)
  • 2008-03 (15)
  • 2008-02 (17)
  • 2008-01 (15)
  • 2007-12 (12)
  • 2007-11 (12)
  • 2007-10 (23)
  • 2007-09 (20)
  • 2007-08 (23)
  • 2007-07 (17)
  • 2007-06 (25)
  • 2007-05 (18)
  • 2007-04 (18)
  • 2007-03 (27)
  • 2007-02 (11)
  • 2007-01 (23)
  • 2006-12 (84)
  • 2005-0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