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步文化》 bubu's blog
・日本推理大無限・
伊坂幸太郎出道十五周年紀念,最解憂的短篇集!《陀螺儀》

試讀:有栖川有栖《沉船的王妃》


試讀文章因為是經過節錄的摘文,
強烈建議您入手全書,暢讀作家本心方為上策!


1
  糟了,失去平衡!腦中才剛掠過這個念頭,橡皮艇便已翻覆,湛藍的天空占滿了他整個視野。
  還來不及哀嚎,他便掉進了海裡。鹹鹹的水灌進不經意張開的嘴,鼻子也吸到了水,一陣刺痛穿進腦髓。
  ……要溺水了。
  肺裡的空氣全都吐了出來,大量的氣泡包圍了臉的四周。他兩手拚命撥水,兩腳努力踢水,但身體只上升了一點點,又再度往下沉。
  ……要溺水了、要溺水了!
  沉下去的話,腳馬上就能觸到底,接著只要用力往砂地一頂,身體就能浮起來;但這個期待落空了。腳底觸不到任何東西,身體只是無盡地往下沉。難道是他一時太興奮,划到水深的地方了嗎?或是這附近有個深溝?就算離開海邊有段距離,但他記得這裡都還是大人站起來還能步行的淺灘。
  ……救救我!

  他近乎瘋狂地揮動四肢,把頭仰起。反射陽光的水面,美麗的藍格子花紋就像夢一樣越來越遠。望著自己吐出的氣泡朝著光源上升,他就快因為恐懼、絕望和痛苦而失去意識了。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他感覺有什麼邪惡的東西從海底伸出手,將他的腳踝往下拉,根本浮不上去。
  ……我會死,我會死在這裡!
  「有人嗎─!」
  明知在水中,自己卻發出聲音來,意識到這點時,他醒了。熟悉的臥室天花板就在臉的上方。
  原來是惡夢,他全身冒汗,呼吸紊亂。他伸出手輕輕碰觸被汗水濡濕的額頭。
  「小潤,怎麼了?」
  是一個女人擔心的聲音。他舔了舔乾燥的嘴唇,坐起身答道:
  「沒事的,媽媽。只是做了一個討厭的夢,沒關係。」
  媽媽披著睡袍,抱住他的頭輕輕地撫摸。儘管他覺得小題大作又煩膩,但還是乖乖讓她摸。
  「你的呻吟聲連隔壁房間都聽得到,嚇了我一大跳呢。怎麼?做了什麼惡夢?說給媽媽聽吧,這樣就不會怕了。」
  他悄悄推開媽媽的胸口,露出微笑。
  「我已經沒事了,只是夢到以前溺水時的事而已。」
  「你是說橡皮艇在海上翻覆那次嗎?那一定很恐怖,對吧?七歲時發生的事,現在還不斷夢到,真是個緊緊糾纏的夢魘呢。我光是聽到你做夢發出的呻吟,就已經三次了。你看你,滿身大汗的,好像真的剛從海裡上來呢。」
  媽媽的大嘴一張一合地動得很快。看著媽媽驚嚇的臉孔,他有些內疚。對不起,讓妳擔心了。這是他必須遵守的鐵律,而且道歉會令媽媽感到滿足。
  「現在幾點?」
  朝西的窗外還黑沉沉的,但已微微露出拂曉的氣息。媽媽回答,「五點了。」
  「這麼早?不過我還是起床好了。」
  他怕再躺回去睡,又會再陷入惡夢中。
  「我去喝水。」
  他下了床走向廚房,但感覺媽媽的視線一直跟在身後。他很想回頭怒喝,「妳也去睡啦!」不過還是忍住了。
  他從冰箱拿出礦泉水的保特瓶,一口氣地灌下去。喉嚨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想把心中的煩燥粉碎掉。
  裝在壓克力瓶裡的一.五公升清水,是生命的泉源,倒入乾渴的身體裡是這麼甘甜。然而,如果水量是這瓶水的數千倍、數萬倍,就會變得非常恐怖。他把瓶子舉到眼前搖一搖,透明的容器中彷彿出現了一個狂暴的小海洋,令他窒息,無法繼續凝視。
  媽媽走過來,說她也渴了,所以他把喝剩的水交給她,看來她還是不放過自己。
  「討厭的記憶不會消失,人類真是麻煩。如果能把不想記得的事,都用掃把掃出大腦該多好。」
  「世上哪有這麼簡單的事,就算妳有魔法掃帚也沒法子判斷哪些東西該掃掉呀。即使是自己也無法選擇,什麼回憶是好的,什麼是壞的。」
  「只要把在夢裡折磨自己的記憶消除掉不就好了嘛。」
  媽媽一口喝乾倒在玻璃杯的水,不假思索地說。她還是一如往常地不喜歡複雜的思考,認為反正想了也不明瞭,所以不去想,沒有思考的必要。
  「你不是有好幾個絕對『不需要』的記憶嗎?」
  有是有,但是又不可能消除,而且就算能把它們消除掉,真的埋葬了記憶也許會招來其他的不幸。
  「如果你那麼痛苦,不如就用那個吧。為了你,我讓你用。」
  媽媽走進旁邊客廳,在壁爐前蹲下,開始轉動藏在壁爐裡面的保險櫃鎖,打算把它拿出來。
  「我可以送你一個願望。媽媽很小氣,對吧?另外兩個我留著自己用,因為這是人家送我的東西。等我用完了之後,就把它送給你。」
  無聊!他無聲地吶喊。
  雖然無法思考複雜的事,但媽媽的腦筋很靈光。她總能運用過人的直覺和觀察力獲得成功,他也不得不服氣這一點,但他實在不想碰那個東西。
  那玩意兒像根小枯枝,又像黑黑的棍子,長度最多只有十五公分。
  拿近看,會發現上面稀疏地長著淡灰色毛髮,由此可知它並不只是一根枯枝或棍子。其中一端分成五支,末端還有爪子的痕跡。
  據說那是猴子的手。
  曬乾的小猴手,這種有點骯髒又噁心的東西,媽媽卻經常拿在手上把玩。聽說它被施了咒,可以招來幸運,但他還是敬謝不敏。
  「不用在意我的夢,媽媽自己用就好了。這玩意兒只能實現三次願望吧,不能浪費在沒有用的願望上啦。」
  媽媽寶貝地看著猴手,嘴邊漾起笑意。
  她的嘴看起來有半張臉那麼大。再大的食物,她都能一口吃下吧。到底有幾個人被她吞下肚變成養分呢?
  「你別這麼快就拒絕嘛。你怎麼知道什麼時候會有什麼願望呢?說不定到了明天你就說『媽媽,借我那個。』」
  我才不會說!
  「不瞞你說,媽媽也有點害怕。因為它並不只是實現願望而已……就跟藥一樣,若是有什麼不好的副作用,以後會後悔的。」
  媽媽竟把印度修行者的法術和藥物混為一談。他覺得自己若是開口說什麼,就會侮辱到對方,所以繼續保持沉默。但越是自制,越是怒火中燒。
  「但是如果不用用看,也不知道它的效力有多大,所以第一個願望找個安全的小願望就好了。像是我想要一條香腸,之類的。」
  他讀過《伊索寓言》。有對老夫婦得到了一支「可以實現三個願望的魔燈」,妻子未經思索便說,她想要香腸。她的愚蠢讓丈夫暴跳如雷,隨口許願要桌上出現的香腸黏在老妻的鼻子上。這下糟了,香腸果真黏在妻子的鼻子。最後他只好許願讓香腸從鼻子上掉下來。
  「再怎麼樣我也不要許願得到香腸,太浪費了。」
  他終於有了回應,媽媽用左手遮住嘴呵呵地笑了,但怎麼遮還是遮不住。
  「小潤,儘管你心裡瞧不起這種迷信,但還是相信了嘛。你真是沒有心眼的孩子,所以媽媽才疼你。」
  早知道就把猴手搶過來折成兩半,
  但他做不到。
  
  2
  「催眠術這玩意兒不知道有效到什麼程度。」
  聽到副駕駛座的鮫山警部補這麼一說,手握方向盤的森下刑警念叨叨地道:
  「我念書的時候,有個同學的專長就是催眠術。他是個一板一眼、從不開玩笑,也不吹牛的人,有一次我就答應讓他測試。那好像叫做雪佛氏的鐘擺吧,他搖晃著五圓銅板同時念著,『你會漸漸想睡……』我為了忍住笑,肚子痛死了。呵。」
  「我沒問你這個。」警部補潑了冷水,「你一個人傻笑個什麼勁?我是在徵求火村老師和有栖川先生的意見,你給我安靜開車!別開錯路了。」
  從後座聽起來,兩人宛如在說相聲。
  「你說的有效程度,是指可以強迫被催眠對象做出什麼事來的意思嗎?」
  火村英生正經八百的聲音打斷了相聲。
  「對,像是告訴他『你是一隻狗。』就能讓他趴在地上學狗爬。」
  「如果是電視上胡鬧的餘興節目,的確看得到這種場面。我不是很了解,不過不能指示被催眠者做出讓他產生太大心理抗拒的事情。因為催眠靠的是暗示,不是物理性的力量。」
  對犯罪社會學家來說,催眠並非他的專業,所以火村淮教授(註)的見解僅止於此。身為推理作家的我也沒有可補充的。
  「說的沒錯。如果可以向對方下指令說,『你是鳥,現在飛吧!』要他從大樓屋頂往外跳的話,那可會引起喧然大波。就算叫人『在大眾面前脫掉衣服。』恐怕也沒人會照辦。」
  我們與警部補一行人正前往某個犯罪現場,不知道為什麼會冒出催眠術的話題來。火村沒開口,於是我來問問看。
  「這次的案子跟催眠術有關嗎?例如,受害者有被催眠術操縱的跡象之類?」
  「有栖川先生,您真敏銳。」
  這哪算得上敏銳?如果沒有關連,警部補怎麼會突然提到催眠術?
  「我也覺得不太可能。不過有幾個點令人納悶,我會再向您說明─喂,從那裡右轉。」
  對於鮫山的指示,森下回答,「刑警到命案現場不可能迷路啦。」但實際上他確實有走錯路的記錄。森下最大的致命傷不是路痴,而是過度自信。
  過了三十間堀川、天保山運河之後,車子開進大阪港的第四突堤。一個相當冷清的地區。他們並不是從築港走海岸路,而是從平常的反方向到突堤,因此更給人荒涼的印象。造船廠的長圍牆、零星的倉庫和物資放置場,聞不出一絲生活的氣味。
  之所以特地繞遠路到現場,是因為這是被害者開車行經的路線。從相關人士的證詞得知,案發當晚,海岸路在進行瓦斯管線修補工程,許多工人在現場作業,所以該輛事故車沒有經過那裡。
  下午一點都這麼冷清了,若是在深夜豈只冷清二字可以形容。別說步行,連開車都會刻意避開吧,這裡是與大都市喧囂接壤的「陸地盡頭」。
  「這地方看起來有點陰森吧。」
  鮫山似乎看出我的心思。
  「我之前去過紐約。」話題突然跳到別的地方,「住在那裡的親戚要結婚,所以請我去一趟。我這一輩子就去國外那麼一次─那時候我搭上了夜間遊覽船去觀光。吃著又柴又厚的大份牛排,從海上欣賞曼哈頓的夜景和自由女神像。下船的時候是十一點多,我坐上接泊巴士回飯店的途中,也經過這樣清冷的街道。好些穿著低賤的妓女站在路邊角落。我真的太佩服她們了,雖然不知道她們接的是什麼樣的客人,又是用什麼形式談妥條件的。
  「哦,的確是。」我慢了好幾拍才附和答他。
  「但是,這些地方並不如預期的危險。因為根本沒有人經過,也沒有搶匪出沒,會出事的都是鬧街或是住宅區的死角─」
  「不好意思打斷您這段饒富趣味的話,不過我們已經到了。」
  成天被負責訓練後輩的警部補呼來喚去的年輕刑警說著,同時放慢了速度,在灰色倉庫轉彎。
  雖說是命案現場,但距離案件發生已經一星期了,所以現場空無一人,一個調查員都看不到。矗立在正前方的港灣大橋通往大阪南港所在的洲,水面離橋桁有五十公尺以上,長度為九百八十公尺,相當宏偉氣派。橋上來回的車輛看上去小如豆粒,讓我重新認識懸臂式桁架橋的巨大。
  從車裡出來,六月初帶著濕意的風迎面拂來,吹亂了我們的頭髮。天空從早上就布滿灰沉沉的陰霾。
  「雖然電視新聞一直播放這裡的畫面,剛才在搜查本部也詳讀了資料,但是來到現場感覺果然不一樣。」我說了我的印象,「白天這裡也沒什麼人煙吧?」
  「可能景氣差也有影響吧,你看對面。」
  鮫山指著對岸的人工島─洲的貨櫃碼頭。堆了三層、四層的藍或綠色貨櫃,和一排巨大的起重機。
  「從這裡看得到的起重機就有八座,但是全都像鶴一樣舉高了頭。」起重機的英文原意就是鶴,「水平的是貨櫃船旁的兩座,只有那兩座在運作中。不知道是貨物太少,還是卸貨碼頭太多……」
  我們所在的第四突堤的第九號岸壁就沒什麼工作在進行,不只如此,連利用來犯罪都有點困難。
  「這個地方如果沒事的話,根本不會來,所以今天是我第一來。會有飆車族或是街頭賽車之類的來這裡鬧事嗎?」
  警部補摘下很適合他的眼鏡,一邊拭去鏡片上的灰塵說,「沒有。」他們喜歡的是有「觀眾」的地方。沒有好事之徒會喜歡到這種偏僻地方來看飆車。想看大阪悲傷色彩海景(註1)的情侶都不會來,飆車族更不會;然而卻有一輛車連同駕駛從這個岸壁落海。
  「車子正好從那個位置墜落,就是還留著粉筆印的地方。」
  鮫山所指的位置附近確實有用粉筆畫的各種記號,但是沒有剎車痕。我的腦中浮現出車子在黑暗中滑行墜入海中的景象。
  「根據目擊證詞,車子微微搖晃著,以約四十公里的速度向前衝去,直接墜進海中。雖然牆邊有防衝撞的護欄,但那輛車很輕易地就翻了過去。另外,目擊者的位置是在那裡。」
  那是突出於西北角的第三突堤第七號岸壁。以直線距離來看,只相距約五十公尺,但被運河隔開,實際要走到那邊相當麻煩。
  「在那種地方夜釣嗎?喜歡的人還真會扛著釣竿過來呢。」
  火村老師沒有興趣釣魚,其實我覺得這嗜好搞不好頗適合像他這種沒耐性的人。
  「我以前不知道這裡是個釣魚的熱門地點。現在這個季節,週末夜裡大多會有釣客來。他們是來釣茅渟(註2),自古大阪灣就被稱作茅渟之海。」鮫山掉起書袋來了,「六月一日晚上,有五個人在那邊釣魚。他們都是榮光銀行釣友會的成員,其中三個人目睹了整個過程。」
  不過雖然他們看見整個過程,但畢竟發生在深夜十一點,四周一片漆黑,而且又距離五十公尺,無法看得一清二楚。所以讓警方非常苦惱,才去拜託「臨床犯罪學者」火村英生協助調查。
  新聞已經鉅細靡遺地報導了整起案件,我也聽過警部補的說明,但在現場重新聽他講述經過時,狀況更加生動。
  「目擊汽車落海過程的人立刻就報警了。水上警察署到達這裡時是十一點六分,車子已經沉到海面下,附近一個人影都沒有。不久消防隊也跟著抵達,但車子沉在十五公尺深的水底,花了兩個半小時才拖上來。聽說那些銀行員從頭到尾一直在對岸看著。」
  拖吊上來的是有點舊型的紅色SKYLINE COUPE。除了墜落時的衝擊造成擋風玻璃破碎,車體並沒有明顯的損傷。
  「車裡發現一名中年男子,由於沉在海裡兩個小時半,已經確定死亡,死因為溺斃。從他身上找出的駕駛執照和名片得知,他是住在大阪市內都島區的盆野和憲,四十四歲。在這個階段,我們的判斷大致傾向於意外或自殺,但是司法解剖之後卻發現幾個無法解釋的疑點。」
  從盆野和憲的胃中驗出苯重氮基鹽類安眠藥。
  「雖然不能百分之百確定,但我們認為車子墜落時,他非常可能睡著了。」
  睡著的狀態不可能開車,所以駕駛座一定另有其人。
  「發現他時,他的遺體漂浮在車裡。也許是翻落之後,他解開安全帶想逃出車外,在努力從車窗脫身時,身體離開了駕駛座。這個說法很合理……但是他也可能坐在後座。」
  「和催眠術一樣,交通事故的鑑定,不是我的專長。」火村如此事先聲明,「墜海的時候,車體必然向前傾,而且如果他是保持那個姿勢沉入海底,那麼盆野解開安全帶後,身體應該很自然會向後座移動吧?」
  「我們也想到這一點了,但是現在還無法確定車子是以什麼樣子沉入海底。而且死亡的盆野和憲吃了安眠藥也很奇怪吧,老師?」
  「他攝取的量足以讓他昏睡嗎?」
  火村和鮫山互相提出問題。
  「還不到昏睡,但可以讓他熟睡。他在死亡前幾十分鐘似乎喝過咖啡,也許是兩者一起服用。」
  從解剖的結果中出現了他殺的可能性。盆野和憲的死既非自殺,也不是意外。警方研判兇手讓被害者服下摻有安眠藥的咖啡,把他放進車裡。自己開車到這個岸壁來,然後在對岸釣客的眼前把車沉入海裡。
  「如果兇手在車裡的話,那個人是在什麼時候跳車的?」
  我這樣問。總不會自己也連人帶車一起衝進海裡吧,我想。
  「目擊者都說車子墜落之後,岸壁上連一隻小貓都沒看見。如果兇手也在,一定連車一起入海了。」
  警部補水平伸到臉前的右手突然傾斜,代表衝進海裡的車子。
  「這簡直胡鬧,夜裡開車沉入大海太過冒險了吧。會不會是那些釣客看錯了?若是他殺的話,兇手應該會在落海之前從車裡跳出來才對。」
  我這個蠢助手偶爾會說些僭越的話,卻是誠實的感想。光是在落水前跳車,就已經是件超乎常理的大膽行徑了。
  「可是,有栖川先生,他們沒有看錯。那部是國產車,所以是右邊駕駛。所有釣客都從右方目擊,若是駕駛者滾出車外的話,他們不可能沒看到。這件事在案發兩天後的同樣時間進行實地鑑定時,已經證實了。而且,車子翻落後岸壁沒有人的證詞,也有很高的可信度。海面漆黑一片,就像倒了墨汁一樣。但是如果岸壁有人,只要有月亮或星星的光,就能看得一清二楚。今天晚上您可以親自鑑定一下那一帶。順道一提,當天夜裡天氣晴朗。」
  我們決定夜裡十一點再來一次,因為很多細節必須在案件發生時刻才能確認。
  火村凝視著海面,所以我繼續問:
  「即使駕駛另有其人,也不表示那人就是殺人犯吧,說不定只是單純的意外。」
  警部補狀甚遺憾地搖搖頭。
  「不,如果真是意外,駕駛應該會自力脫困後向人求救才對;但是到處都找不到這個人,躲起來了。」
  「會不會跟盆野一樣溺斃,遺體被沖走了?」
  「我們出動了大量潛水員,在附近徹底找過了,沒有發現遺體。如你所見,這裡是港內最深的地區。從潮流來看,很難考慮遺體被沖到遠處。如果另有駕駛,那人一定自行上岸逃走了。」
  「就算真是如此,也無法斷定就是他殺。也許只是發生難以挽回的意外,一時驚慌逃走了;或者有什麼迫切的理由,不能讓外人瞧見自己與盆野在一起,這也是一種可能。」
  「若是如此,就無法解釋安眠藥的用途了。再者,我們還有別的理由懷疑這是一起計畫殺人案,我想有栖川先生也知道那個理由才這麼說的。」
  我已經從報紙上看到那個理由。
  死者投保了一億圓的人壽保險。
  
【2013/11/05 11:46】 試讀‧嗜讀 | 回應(0) |

<<★新書上架:《兩人距離的概算》 | 回首頁 | 【閱讀沒有終點】獨步、麥田、臉譜出版社聯展>>

回應文章

給個回應










*為防堵垃圾留言機器人,系統在您按下此[送信]鍵之後,將出現請您再度確認的預覧頁面。
 您只需要確認您的大名及本文無誤,再次按下
[送信]鍵,即可完成留言了!

引用本篇文章

引用URL
→http://apexpress.blog66.fc2.com/tb.php/1323-67530c61
| 回首頁 |


獨步的出版主張是好看的小說:
所有讓人捨不得一口氣看完,以及沒一口氣看完根本無法闔上書本的作品。
在推理小說這龐大的迷宮中,我們期望因為獨步的加入,
能讓讀者享受迷路的樂趣,以及看到出口時恍然大悟的暢快。
Copyright © 2006-2012 APEX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最近的更新日

08 | 2017/09 | 10
S M T W T F S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主題活動 





與bubu互動 


歡迎加入
獨步臉書粉絲團




分類閱讀

獨步推理電子報
日本推理最前線
總編輯亂記
編輯事件簿
有人來推薦
獨步最新活動
推理作家介紹
日本推理入門
乙一訪台特別報導


駐站專欄

駐站名家介紹 不定期出刊 每月第二個星期一出刊 每月最後一個星期五出刊
雙數月中旬出刊 每月第三個星期三出刊

頭條新聞 

✓專訪真梨幸子(上)

✓專訪真梨幸子(下)

✓專訪宮部美幸!

✓專訪伊坂幸太郎

✓專訪京極夏彥

✓《蚱蜢》改編電影

最近的發表

  • [09/12]★新書推薦:留給讀者無限想像與思考的科幻小說《星辰的繼承者》
  • [09/11]試讀:深綠野分《秘密庭園的少女》
  • [09/07]★新書推薦:哥解的不是屍體之謎,而是人類起源的秘密──詹姆斯‧霍根《星辰的繼承者》
  • [09/07]試讀:藤井太洋《軌道之雲》
  • [09/05]試讀:詹姆士‧霍根《星辰的繼承者》
  • [09/04]★新書上架:《秘密庭園的少女》
  • [08/29]★新書上架:《軌道之雲》
  • [08/28]★新書上架:《星辰的繼承者》
  • [08/14]試讀:東野圭吾《流星之絆》
  • [08/09]試讀:知念實希人《黑貓小夜曲》加碼第二波

  • 最新的回應

  • [09/13]Ryan
  • [09/12]Yu
  • [09/12]bubu
  • [09/12]bubu
  • [09/11]Yu
  • [09/11]文樂記
  • [09/04]bubu
  • [09/04]firewater
  • [08/29]bubu
  • [08/21]
  • [08/08]bubu
  • [08/01]加七
  • [05/31]bubu
  • [05/31]bubu
  • [05/29]lijin
  • [05/21]孟穎
  • [05/14]冰菓
  • [05/03]bubu
  • [05/01]
  • [02/23]bubu



  • 來逛書櫃

  • 獨步的書櫃


  • FAQ及獨步公告


    【獨歩新人募集】
      難道你…
      就是那名嫌疑犯!

       誠徵日文譯者——

     中日文俱佳,對文字挑剔,喜歡推理小說。需接受試譯。
     必有譯完整本書的經驗!

    請將履歷寄至:
    cite_apexpress
    @hmg.com.tw

  • 關於新書命名
  • 關於獨步改版書
  • 《D坂殺人事件》更正啟事
  • 《六之宮公主》更正啟事
  • 誰殺了他網路緝兇
  • 誰殺了他網路緝兇得獎名單公布
  • 我殺了他網路緝兇
  • 我殺了他網路緝兇得獎名單公布
  • 冰菓合照大募集得獎名單公布
  • 百合心留言活動得獎名單公布
  • 《死神的浮力》心得徵文活動
  • 《死神的浮力》心得徵文得獎名單

  • 9月新書上架

    《星辰的繼承者》 
    《軌道之雲》 
    《秘密庭園的少女》 


    8月新書上架

    《陀螺儀》 
    《黑貓小夜曲》 
    《流星之絆》 
    統計週間:2013年10月
    1.所羅門的偽證Ⅱ
    2.再一個謊言
    3.所羅門的偽證Ⅰ
    4.預知夢
    5.邪魅之雫(上)
    6.邪魅之雫(下)
    7.嫌疑犯X的獻身
    8.兩人距離的概算
    9.鬼談百景
    10.我殺了他


    2017/10月預告書單

  • 女學生奇譚
     [川瀨七緒]
  • 如空氣般不存在的我
     [中田永一]
  • 本所深川不思議草紙
     [宮部美幸]

  • 試讀嗜讀



    獨步文化出版

    E‧fiction系列
    恠小說系列
    宮部美幸作品集
    土屋隆夫作品集
    東野圭吾作品集
    伊坂幸太郎作品集
    乙一作品集
    京極夏彥作品集
    恩田陸作品集
    道尾秀介作品集
    櫻庭一樹作品集
    北村作品集
    筒井康隆作品集
    大澤在昌作品集
    泡坂妻夫作品集
    江戶川亂步作品集
    岡嶋二人作品集
    村作品集
    大師經典
    名家傑作選
    謎詭系列

    站內檢索


    推理好站連結

    博客來推理藏書閣
    「乙一FAN!」:乙一老師承認的書迷網站
  • blue的推理文學醫學院
  • Go to the Moon
  • IGT偵探趣味
  • MLR推理文學研究會
  • Nostalgiabyrinth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 台湾ミステリ通信
  •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
  • 台灣推理夢工廠
  • 灰鷹巢城
  • 余小芳的推理隨文
  • 荒蕪年歲
  • 秘・密・集・會
  • 推理星空
  • 推理評論場
  • 深處稀微的那一道光
  • 遊唱的推理異想世界
  • 暗館的儲藏室
  • 謀殺專門店
  • 謎思推理報
  • 顏九笙。與書為伍。
  • 織夢行雲



  • 友善連結

    麥田出版部落格
    博客來網路書店
    誠品網路書店
    金石堂網路書店
    城邦書店高雄店
    緯來日本台
  • BOOK100讀書會
  • 【READ, or DIE:不讀會死毒舌俱樂部】
  • 小葉(非僅)日本台
      的網路日誌
  • 臥斧・狼窩


  • 歡迎串連獨步

    100x100
    100x60
    80x15
    訂閱RSS

    瀏覽人次

       




     






    ARCHIVES

  • 2017-09 (6)
  • 2017-08 (7)
  • 2017-07 (6)
  • 2017-06 (8)
  • 2017-05 (8)
  • 2017-04 (4)
  • 2017-03 (11)
  • 2017-02 (7)
  • 2017-01 (8)
  • 2016-12 (3)
  • 2016-11 (10)
  • 2016-10 (11)
  • 2016-09 (8)
  • 2016-08 (12)
  • 2016-07 (8)
  • 2016-06 (10)
  • 2016-05 (2)
  • 2016-04 (6)
  • 2016-03 (4)
  • 2016-02 (5)
  • 2016-01 (6)
  • 2015-12 (4)
  • 2015-11 (6)
  • 2015-10 (8)
  • 2015-09 (6)
  • 2015-08 (13)
  • 2015-07 (8)
  • 2015-06 (9)
  • 2015-05 (17)
  • 2015-04 (14)
  • 2015-03 (17)
  • 2015-02 (7)
  • 2015-01 (14)
  • 2014-12 (5)
  • 2014-11 (21)
  • 2014-10 (14)
  • 2014-09 (12)
  • 2014-08 (16)
  • 2014-07 (16)
  • 2014-06 (14)
  • 2014-05 (17)
  • 2014-04 (16)
  • 2014-03 (17)
  • 2014-02 (13)
  • 2014-01 (27)
  • 2013-12 (15)
  • 2013-11 (14)
  • 2013-10 (11)
  • 2013-09 (11)
  • 2013-08 (14)
  • 2013-07 (12)
  • 2013-06 (11)
  • 2013-05 (28)
  • 2013-04 (15)
  • 2013-03 (10)
  • 2013-02 (12)
  • 2013-01 (14)
  • 2012-12 (7)
  • 2012-11 (13)
  • 2012-10 (21)
  • 2012-09 (9)
  • 2012-08 (12)
  • 2012-07 (12)
  • 2012-06 (12)
  • 2012-05 (11)
  • 2012-04 (12)
  • 2012-03 (12)
  • 2012-02 (8)
  • 2012-01 (15)
  • 2011-12 (15)
  • 2011-11 (18)
  • 2011-10 (14)
  • 2011-09 (11)
  • 2011-08 (15)
  • 2011-07 (9)
  • 2011-06 (10)
  • 2011-05 (10)
  • 2011-04 (7)
  • 2011-03 (7)
  • 2011-02 (7)
  • 2011-01 (8)
  • 2010-12 (9)
  • 2010-11 (9)
  • 2010-10 (11)
  • 2010-09 (12)
  • 2010-08 (10)
  • 2010-07 (10)
  • 2010-06 (7)
  • 2010-05 (10)
  • 2010-04 (15)
  • 2010-03 (7)
  • 2010-02 (9)
  • 2010-01 (20)
  • 2009-12 (15)
  • 2009-11 (16)
  • 2009-10 (14)
  • 2009-09 (19)
  • 2009-08 (12)
  • 2009-07 (25)
  • 2009-06 (18)
  • 2009-05 (11)
  • 2009-04 (18)
  • 2009-03 (17)
  • 2009-02 (21)
  • 2009-01 (14)
  • 2008-12 (22)
  • 2008-11 (12)
  • 2008-10 (15)
  • 2008-09 (16)
  • 2008-08 (24)
  • 2008-07 (18)
  • 2008-06 (13)
  • 2008-05 (17)
  • 2008-04 (19)
  • 2008-03 (15)
  • 2008-02 (17)
  • 2008-01 (15)
  • 2007-12 (12)
  • 2007-11 (12)
  • 2007-10 (23)
  • 2007-09 (20)
  • 2007-08 (23)
  • 2007-07 (17)
  • 2007-06 (25)
  • 2007-05 (18)
  • 2007-04 (18)
  • 2007-03 (27)
  • 2007-02 (11)
  • 2007-01 (23)
  • 2006-12 (84)
  • 2005-0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