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步文化》 bubu's blog
・日本推理大無限・
身邊到處都是怪物,有時它是洛夫克拉夫特的舊日支配者,有時是警察、三K黨,有時只是普通的登記選民……

試讀:伊坂幸太郎《鯨頭鸛之王》


試讀文章因為是經過節錄的摘文,
強烈建議您入手全書,暢讀作家本心方為上策!


第二章 政治家與雷



  「謝謝你在百忙中撥冗前來。」池野內議員對我說道。他的年紀比我大得多,身上的西裝也顯示出與我完全不同的身分地位,態度卻跟上次在董事辦公室裡道歉時一樣恭謙。我們在咖啡廳裡相對而坐,他的態度讓我有些手足無措,我趕緊搖手說:「請不必這麼客氣,我不是你那個選區的居民。」
  池野內議員愣了一下,笑著應道:「我沒有那種意思。」停頓片刻,他接著說:「何況,我有進軍中央政府的打算,全國性的選票也不能輕忽。」
  過了好一會,我才察覺這是一句玩笑話。
  「關於那封信的內容……」
  「你嚇了一跳吧?」
  「啊,嗯……為什麼你如此在意這種鳥?」
  寄給我的電子郵件中,附加好幾張鯨頭鸛的照片,包含不同的品種。內文寫著「不曉得你對這種鳥是否有特別的印象」,還問我願不願意見面聊一聊。
  當然,我知道回覆這樣莫名其妙的信件相當愚蠢,畢竟這幾乎算是騷擾了。
  但我頗為在意這種鳥,最後還是答應見面。上個月在電視上看到這種鳥,就留下深刻的印象。那是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明明幾乎不曾見過,卻彷彿異常親近,非常不可思議。
  「你常做夢嗎?」
  「咦,做夢?你指的是……」
繼續閲讀...
【2020/11/19 11:38】 試讀‧嗜讀 | 回應(0) |

試讀:伊坂幸太郎《蚱蜢》


試讀文章因為是經過節錄的摘文,
強烈建議您入手全書,暢讀作家本心方為上策!


  鈴木用雙手扯著外套衣領,整理歪掉的領口。「你的領子老是歪的。」他想起總是為他拉平西裝的亡妻面容。「要是有了孩子,就讓他負責幫你打領帶。」她常這麼說,還做出抱小孩的動作。雖然從未表明想要小孩,但從平常的談話中推測,或許她想早點生個孩子。
  昨晚,比與子在深夜一點過後打電話來。
  「你在哪裡?」
  「剛回到我的公寓。」鈴木撒謊,卻被她當場戳破:「騙人。」鈴木想,公寓八成被監視了。「你在哪裡?」
  事實上,他當時人在都內的一家商務旅館,那棟老舊的五層樓旅館收費低廉,服務品質 與清潔度也打了折扣。
  「你在做什麼?人在哪裡?喂,你查出凶手下落了吧?公司現在可是鬧得雞飛狗跳的。」
  「雞飛狗跳?」
  「寺原氣瘋了。他召集社員,吼著一定要揪出犯人。畢竟死了兒子嘛。他不是生氣,也 不是發瘋,簡直是氣、瘋、了。很慘吧?喂,你在聽嗎?難不成你搞砸了?」
  妳稍微喘口氣再說比較好吧,鈴木一面為她著想,一面心想:這樣啊,寺原長男果然死 了。他聽了不感慨也不驚訝,只是茫茫然的,心情複雜。片刻後,他說明:「我找到他的住處了。我從藤澤金剛町搭地下鐵,到新宿轉車,再坐到終點站。」
  「哪一條線路的終點站?」比與子箭也似地迅速投以質問:「哪一站?」
  鈴木反射性地想回答,卻改變了主意。「還不行。」「還不行?」
「我還不能說。」
  「什麼意思?你在耍我嗎?」
  「我還不確定那人是不是凶手。」
  「只要告訴我人在哪裡,立刻就知道他是不是!」
  「妳要怎麼做?」
  「叫我們的人趕到那傢伙住處,當場盤問。」
  鈴木不假思索立刻回答:「不要。」他並沒有其他計畫或盤算,反射性地拒絕:「我不想那麼做。妳打算用武力逼他招供吧?」
  「當然,或許會動用到一點點武力,如果那男人乖乖招認,那又另當別論。」
  不可能只是「一點點」這種程度。「那種事,」鈴木吃螺絲似地再說一次:「我不喜歡。」
  「你啊,清不清楚自己的立場?已經有人懷疑該不會是內部員工委託推手幹的唷。第一個被懷疑的就是你,你可是頭號候補嫌疑犯,第一順位唷。不快說出推手的下落,你就慘了。」
  「又不一定是推手幹的吧?或許單純只是一場意外。」儘管可能性極低,也有可能是自殺。
  「在場的小弟都說絕不是意外,他們看到有人推他,那手法絕對是專家。一定是推手!」
  「我不幹了。」
  「啥?什麼叫不幹了?你果然是為了復仇才進公司的吧?」
  「不是的。」在寺原長男已死的現在,鈴木當下無法判斷是否還有說謊的必要,但是既 然無法當機立斷,他覺得繼續撒謊才是上策。「我只是不想幹了。」
  「你以為可以說不幹就不幹?」
  「如果是現在,」鈴木盤算著繼續說:「如果是現在,我逃得掉。這裡不是妳的車,也 沒有槍對著我,已經沒有不殺人就要被殺的問題了。沒人知道我在哪裡。」
  「我說啊,我不知道你在怕什麼,不管怎麼樣,公司絕對會揪出那個人,不要小看我們的情報網。就算是推手,只要我們有心,馬上找得到人。」
  「那樣的話,那麼做不就好了。」
  「可以簡單解決的話,誰不想樂得輕鬆?」比與子簡直就像在聊一夜情的話題。
  「我不幹了。」
  「好。」比與子的聲音比方才更清晰有力。「好,我明白了。」 她快活的聲音讓鈴木不安。「那我就殺掉他們。」
  
「他們是指?」
  「今天被搬上車的那兩個人啊,他們睡得一臉天真無邪呢。」
  鈴木腦海裡反射性地浮現自己學生的臉。「老師,我該做的時候也是會做的。」那個笑 著搔著頭的學生身影掠過腦海,睡在後座的年輕人長得跟他很像。
  鈴木忍住驚呼,努力不讓對方聽出自己內心的動搖,「那又怎麼樣?」他勉強擠出一句話。
  「你要是不合作,我就殺了他們。」她的口氣輕鬆得像在說「那我就先去吃飯了」。
  「那兩個人跟我又沒關係。」
  「你要拋棄他們嗎?」好狡猾的說法,像是要把所有責任推到鈴木頭上,把全世界的不幸禍根都栽贓到他身上。
  「我才沒有。」鈴木怒上心頭,立時回嘴。同時,耳邊響起「謝謝老師沒有放棄我」的話語。畢業典禮當天,那個學生來到職員室向他鞠躬這麼說,他還宣告:「我要繼承父業, 成為木匠。」沒錯,我不能拋下他們。
  「那就快點說出推手在哪裡。」比與子聲音中的笑意清晰可聞。
  「可以再等一等嗎?我的確跟蹤那個人回到家,但是在確認之前,我還不想說。」 情急之下,鈴木選擇了拖延戰術。既不承諾,也不拒絕。
  「確認什麼?」
  「確認那個男人到底是不是推手。」
  「都說了,那種事公司會調查。」
  「我想自己調查。」
  「你要怎麼確認?」
  「明天,我會去他家拜訪。」
  「剛才為何不去?按下門鈴,叮咚,開門見山地問:『是你推的吧?』直接看他的反應不就得了?」
  囉哩八嗦說這麼多,那妳自己跟蹤不就好了?「已經很晚了,明天再說。而且,他好像有小孩。」說到這裡,鈴木想起男人家的外觀。陽台上的盆栽、兒童用的腳踏車、足球;一切都在說明那棟屋子裡住著一家人。
  「你說什麼?」
  「妳覺得推手會給盆栽澆水,騎兒童用腳踏車,踢足球玩嗎?」
  「你在說什麼?你說推手有小孩是什麼意思? 」
  現在,鈴木就站在那棟屋子前。他躲在商務旅館的事似乎沒有曝光,目前沒有被跟蹤的跡象,鈴木順利回到了根戶澤公園城。
  這棟兩層樓的透天厝,牆壁漆成淡褐色,屋頂像是放了塊板子一般平坦,每一扇窗全拉 上窗簾,無法窺見室內的情況。圍繞著庭院的磚牆被雨水打溼,山毛櫸伸展到外頭,門柱上 纏繞著牽牛花的藤蔓。郵筒埋在門柱裡,表面因生鏽和泥濘泛黑。雨水在屋頂反彈,沿著排 水管落下,水滴聲嘈雜作響。
  門的對側,小巧的庭園裡置有成排踏石,盡頭處就是玄關。鈴木撐雨傘細看,卻不見門牌。
  他目不轉睛地注視門柱上的門鈴,伸出手,卻按不下去。
  仰頭看向二樓,陽台上晾著小孩穿的運動衫。雨天不收進去沒關係嗎?鈴木有點在意, 又發現陽台的屋簷很寬,衣服似乎不會淋溼。
  這戶人家有小孩。
這一點錯不了。那個男人是推手,殺手有小孩,有家人。——騙人的吧?
  昨晚發生在藤澤金剛町路口的一幕在腦海中復甦,影像以緩慢的速度重新播放,他回想起男人穿過寺原長男背後的瘦長身影。 鈴木注意到時,雨幾乎已經停了,他把手掌伸出傘外,確定雨停了之後收起雨傘,再一 次眺望整個屋子。
  「有事嗎?」
  有人唐突地出聲,嚇得鈴木幾乎跳了起來。眼前站著一名少年。鈴木只顧著收傘,沒聽 見腳步聲。
  拿著藍傘的少年一頭短髮,容貌讓人聯想到穿著水手服的私校小學生,翹起的鼻子很討人喜歡。
  「這裡是我家。」
  「啊。」鈴木慌了手腳。「這樣啊。」
  
「我叫健太郎。」他自我介紹。 鈴木仔細端詳少年,年紀大概在小學中年級左右,長相雖然童稚,卻給人聰明伶俐的印象。
  「你找我爸爸嗎?」他說。
  鈴木因為動搖差點口吃,「是啊。你爸爸在嗎?」他問道。他頓時覺悟,沒時間畏畏縮縮了。妳說得沒錯,也只能做了呀。
  「我爸說,聽到別人的名字卻不自報姓名的人,不可以信任。」
  「對不起。我姓鈴木。」
  「誰幫你取的?」
  「咦?」
  「鈴木這個名字是誰幫你取的?健太郎是我媽媽取的名字。」
  「這是我的姓啊……」鈴木對少年牛頭不對馬嘴的問題感到困惑,歪了歪嘴唇。
  「啊,那種笑容會被我爸爸討厭唷。」少年就像揪出別人犯錯似地,立刻伸手指著。
  「你這孩子真不討人喜歡。」鈴木不高興起來。儘管嘴上這麼說,同時他也感到混亂。 他應該是來追查殺人凶手的,然而與這名少年平和的對話又算什麼呢?他陷入茫然。
  就在這時,少年打開大門,走向玄關。「沒關係,我幫你叫爸爸來。」
  「噢。」鈴木擠出更接近呻吟的回答。稱呼推手「爸爸」的兒子——他還無法把這件事 當成現實,感覺就像誤闖了霧氣瀰漫的森林,雖然行走其間,但周遭朦朧的樹木卻一點真實感也沒有。
  鈴木俯視鞋尖,輕輕閉上眼睛。我是不是弄錯了什麼?疑問伴隨著怯懦,接二連三泉湧 而出。是不是該離開了?是不是應該趕快逃走?
  門聲響起,他抬起頭。
  鈴木心臟發出巨大的聲響一震,不知不覺間男人已經打開家門站在眼前了。無疑地,對 方就是昨晚在藤澤金剛町路口看到的男子,一股寒氣逼得鈴木全身寒毛倒豎。男人穿著貼身 黑色高領上衣與褐色燈芯絨褲,比想像中還要消瘦,凹陷的臉頰給人一種銳利的印象。鈴木嚥了一口口水,連眨眼都感到無力。男人並非一臉陰鬱,但也沒有露出親切的笑容,卻又不 是無機質的面無表情。他的頭髮隨性地留長,碩大渾圓的眼睛格外令人印象深刻。
  「敝、敝姓鈴木。」
  沒有名片,也沒加上頭銜,鈴木的自我介紹相當可疑。鈴木試著微笑掩飾,然而露出的 笑容極不自然,非但掩飾不了什麼,反而使他更顯可笑。
  男人的表情完全沒變,照理說他可以藉口要可疑份子離開,揮手趕人。甚至是上前打 人,詰問鈴木怎麼會知道這裡。但他卻只是靜靜地凝視著,自有一股威嚴,卻不會給人壓迫感。
  「我姓ASAGAO。」他報上姓名。鈴木問他漢字怎麼寫,他在空中比畫出「槿」這個字。
  「那不是唸MUKUGE嗎?」鈴木提出疑問,男人只是聳聳肩膀。
  「有什麼事嗎?」槿問。
  鈴木望向打開的大門縫隙間露出的庭園石板,下意識別開了視線,這動作恐怕也代表 他輸給了對方的威嚴。
  「那……那個,」鈴木開了口,卻接不下去。你是推手吧?他本來打 算直截了當地提出質問,然而實際面對面,卻說不出口。  「你是推手嗎?」「嗯,是啊。你有什麼事?」「昨天,你推了寺原的長男吧?」「是啊。」「果然。我就知道。那麼,再見。」鈴木實在不認為兩人的對話能夠如此順利發展。
  眼前,槿的視線真的就如字面形容的貫穿了鈴木。鈴木的雙腳僵直,表情僵硬,嘴唇也動彈不得。
  「沒事的話,請你回去吧。因為兒子叫我,我才出來的。」槿的語氣並不像他說的話本身那麼冷淡。是覺得游刃有餘嗎?他像是看透了鈴木,正在試探他。 鈴木知道此刻再也不容許半點猶豫,他絞盡腦汁,然後在意識到之前,這麼開口了:
  「那……那個,請問您想為令公子請家教嗎?」 我究竟在說什麼啊!
【2020/11/17 09:45】 試讀‧嗜讀 | 回應(0) |

試讀:京極夏彥《今昔百鬼拾遺--鬼》


試讀文章因為是經過節錄的摘文,
強烈建議您入手全書,暢讀作家本心方為上策!


  昭和的試刀手事件,發生在甫落成的駒澤棒球場附近。
  被害者共有七名。其中四人死亡,兩人重傷,一人輕傷。
  根據報導,第一起事件發生在去年九月。
  第一名被害者胸口和上臂被砍傷,但性命無虞,當時人們都以為只是單純的路煞、強盜之類。
  兩個月後,發生了兩起傷害事件。一人重傷,左臂幾乎被砍斷。另一人左側腹被砍傷,一樣是重傷。
  從目擊證詞研判,歹徒應該是同一人,凶器也被斷定是日本刀。警方認為並非以搶奪財物為目的的強盜,加上先前發生的一案,新聞報導是連續路煞事件。
  又兩個月過去,進入新的一年的今年,舉國上下正為瑪麗蓮夢露訪日而沸騰的時期。
  從一月三十日開始,連續三人遭到殺害。第一人與第二人被送進醫院,仍因失血過多死亡。第三人據說幾乎是當場死亡。凶案差不多每隔一星期發生,都是被所謂的「袈裟斬」——從肩膀斜砍下來的刀法砍死。包括凶器在內,狀況證據顯示與先前的三起傷害事件是同一名歹徒。
  「昭和試刀手」這個很難說有品味的稱號,是在出現第一名犧牲者時被冠上的。某家報社在標題用了這個稱呼,其他報社仿效,第三名死者出現時,幾乎每一家報紙都如此稱呼了。
  然後是七天前。
  二月二十七日。
  美由紀的學姊片倉春子遇害了。
繼續閲讀...
【2020/10/26 15:36】 試讀‧嗜讀 | 回應(0) |

試讀:尤蒂特.W.塔須勒《德文女老師》


試讀文章因為是經過節錄的摘文,
強烈建議您入手全書,暢讀作家本心方為上策!


瑪蒂達與薩瓦爾重逢前彼此交換的電子郵件

寄件日期:二○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寄件者:薩瓦爾.桑德
收件者:M. K.

  M. K.先生(?)您好:
  兩個月前我答應參加一項校際文化活動,前幾天收到通知我被分派到貴校主持為期一週的學生寫作工作坊。
  關於活動時間,我希望能在二月十三至十七日那週舉行。幾次打電話到貴校秘書處皆無人接聽,無法以電話與您聯繫,希望透過電郵能很快收到您的回音。

  薩瓦爾.桑德


寄件日期:二○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寄件者:薩瓦爾.桑德
收件者:M. K.

  M. K.先生您好:
  請容我提醒您儘快回覆確認預定的活動時間,我好安排其他的活動!

  薩瓦爾.桑德


寄件日期:二○一二年一月四日
寄件者:薩瓦爾.桑德
收件者:M. K.

  請儘快回覆確認預定的活動時間!我已在貴校秘書處電話留答錄機上留下多個訊息,至今卻未接到任何回覆電話。

  薩瓦爾.桑德

繼續閲讀...
【2020/10/23 09:55】 試讀‧嗜讀 | 回應(0) |

試讀:橫溝正史《本陣殺人事件》


試讀文章因為是經過節錄的摘文,
強烈建議您入手全書,暢讀作家本心方為上策!


三指男

  這本書在起稿時,我想先去那棟發生恐怖事件的屋子裡瞧瞧。於是,在早春的某日下午,我拄著枴杖出門,順便散散步。
  去年五月,我來到岡山縣這座農村避難,從村民那裡聽聞一柳家的妖琴殺人事件。
  人們一旦得知我是推理小說家,都會把親身見聞的殺人事件告訴我,這裡的村民也不例外。不過,每個人不約而同都提到這件事。由此可見,當地人對這起事件的印象多麼深刻,但許多人還不知道這起事件真正的可怕之處。
  整體來說,人們告訴我的那些事件,幾乎都沒有轉述者本身感受到的有趣,更別提充當小說題材了,至少到目前為止一次也沒有。然而,這起事件完全不同,從一開始聽到內容片段,我便深感興趣,不久後,又從最熟悉此事的F先生那裡聽聞真相,更是深陷難以言喻的激昂情緒。這起事件與一般的殺人事件迥異,當中有凶手綿密的計畫,而且算是「密室殺人」。
  只要是推理小說家,都會想寫「密室殺人事件」。在理應無法進出的房間裡發生命案,作者透過巧妙的手法破解。這對作者來說,想必有一股難以抗拒的魅力吧。因此,大部分的推理小說家都會嘗試以此為題材,根據我的好友井上英三所言,像約翰.狄克森.卡爾(John Dickson Carr),他的作品都算是「密室殺人」的另一種變型。我也曾以推理小說家的身分立誓,日後一定要和這種詭計奮戰一番,沒想到不費吹灰之力,如今就有這等好運降臨,可將這個題材納為己用。從這一點來看,我對於那個凶殘冷血、以可怕手法砍殺兩名男女的凶手,或許該致上由衷的謝意。
繼續閲讀...
【2020/09/14 10:17】 試讀‧嗜讀 | 回應(0) |

試讀:羅柏‧傑克森‧班奈特《銘印之子:岸落之夜》


試讀文章因為是經過節錄的摘文,
強烈建議您入手全書,暢讀作家本心方為上策!


  他們一起搖搖晃晃地穿過平民區小巷回家。在桑奇亞眼中,懸掛天空的燈籠是夜空的黑暗畫布上一抹一抹黃、橘、紫色汙漬。雖然季風嘉年華還有幾天才到,少數人已穿上節慶服裝。一個人從桑奇亞身旁跑過,披戴經典的黑披風、黑面罩、黑三角帽,扮成每六年帶來風暴與死亡的神話男子季風老爹,她略受驚嚇。
  「想想,」歐索一面打嗝一面說,他們這會兒正跨過嘎吱響的木製人行道,「想想以前的光景。幾百家商行,思考、工作、合作……以前就是那樣。」他停步,沿一條小巷眺望。風盪過夜空,燈籠隨之起舞,商行名與色彩交融,歐索的頭一瞬間看起來像點燃多種色調的火。「現在也可以。我們可以帶回那種光景。想想那所有士兵、銘術師,所有等待更美好生活方式的人……這一切,一切都能改變。」
  「我們都別傷感了。」格雷戈說。「回家吧。」
  桑奇亞看著格雷戈,發現他看起來沒喝醉,也不顯歡樂。他的表情跟他大多數時候一樣:憂鬱、沉靜的孤獨感,像是仍在苦思一場惡夢。
  「走吧,走吧。」他帶他們前進。「繼續走,大家都上床去。」
  「我很抱歉,格雷戈。」桑奇亞說。
  「為了什麼?」他問。
繼續閲讀...
【2020/09/08 14:38】 試讀‧嗜讀 | 回應(0) |

試讀:橫溝正史《夜行》


試讀文章因為是經過節錄的摘文,
強烈建議您入手全書,暢讀作家本心方為上策!


駝背畫家

  「總之,真的很傷腦筋。怎麼想都覺得不正常。簡直就是瘋了。……其實那傢伙從以前就一直是反覆無常的個性。但這次的事,一定另有玄機,絕不是簡單一句個性反覆無常就能蒙混過去。我覺得太可怕了。我說,你別看我這樣,我好歹也是個正常人。是個擁有一般常識的普通人。雖然有時也會使壞,說些可怕的事嚇人。但簡單來說,我會這麼做,也只是出於一種虛榮心。那不過是一種偽裝,不想讓人看出我凡事謹慎小心的真面目。就像魚或昆蟲一樣,愈是弱小的動物,不是愈有可怕的外貌嗎?這是同樣的道理。我是說真的……因此,就算我裝出凶神惡煞的模樣嚇人,但內心其實極為安份老實。你不是也曾經說過嗎?說我好顯己惡。一點都沒錯。簡單來說,這就是我的嗜好,而不是我的本性。因此,看在旁人眼裡,不論是再怎麼離經叛道的行為,其實我都懂得分寸拿捏。要是不小心快要跨越社會的道德規範時,我懂得剎車後退,這點才幹我還是有的。不過,說到那個傢伙……說到那個女人,可就完全不是這麼回事了。那女人眼中根本沒有道德的存在。真傷腦筋,教人拿她沒轍。……喂,你倒是說句話啊。」
  「要我說什麼?我根本聽不懂你在說些什麼。」
  「聽不懂?怎麼可能。打從剛才起,我說了一大串話,你怎麼可能聽不懂。你不是平時都誇口說自己感覺很敏銳嗎?」
  我不禁哈哈大笑。接著朝手捲菸草點燃火,緩緩吐著煙霧,朝酒後亂語的仙石直記臉上打量。我知道在這種情況下,我愈是展現出神色自若的模樣,他心裡愈是焦急,但不知為何,這時候的仙石卻沒有平時那焦躁的模樣。嗯~看來這傢伙相當沮喪呢。
  「就算是感覺再敏銳的人……我要先聲明一點,這可不是在說我哦……總之,就算是感覺再敏銳的人,從毫無線索的胡言亂語中,又能歸納出什麼呢?想要花心思從一個醉漢的胡言亂語中歸納出他話中真正的含意,世上可沒這樣的傻瓜。」
  「我是醉漢?哈哈哈,我的確是醉漢。因為我從剛才到現在,已經喝這麼多了。」
直記將自己帶來的三得利酒嘩啦啦地倒進玻璃杯裡,一飲而盡。他的手因喝醉而顫抖,有一半的酒都滴到了桌上。他的手已經有些顫抖,所以玻璃杯中將近一半的酒都灑在桌面上。真是浪費。他帶了這瓶威士忌來,說是送我的禮物,但幾乎都他一個人獨吞。總之,難得看他這般方寸大亂。
繼續閲讀...
【2020/08/28 15:40】 試讀‧嗜讀 | 回應(0) |

試讀:宮部美幸《鎌鼬》


試讀文章因為是經過節錄的摘文,
強烈建議您入手全書,暢讀作家本心方為上策!


騷動之刀



  南町奉行所巡邏捕快內藤新之助,是個入門贅婿。他生性謹小慎微,從不敢收受賄賂。捕快薪俸微薄,一家老小常得勒緊褲帶度日。雪上加霜的是,新年剛過,岳母卻染上眼翳,必須支出一筆龐大的醫藥費。他一時籌不出錢,只得將隨身佩帶的雙刀中,較短的那柄腰刀送去典當。他叮囑當鋪老闆,十天內他必定贖回,切莫張揚。老闆安慰他,武士抵押佩刀表示正值太平盛世,這種事早已司空見慣,甚至送上一把竹刀供他暫時頂替。新之助欣然接受,佩於腰際,若無其事地值勤。就這樣,距離約定贖回之日的十天過去,二十天過去,三十天也過去了。
  然而,又過半個月左右,某處商家受到案件牽連,為了避免遭官府傳喚耗損金錢和時間,店主塞了些小錢給相關人士,換取免除作證的方便。新之助從中分到一些好處。既然是有錢大家一起賺,新之助也就心安理得。由於這筆意外之財,他想起那柄腰刀。執著的本性驅使他趕忙去贖回屬於自己的佩刀。豈料,當鋪老闆說一不二的性格,比起新之助有過之無不及,早已將那柄腰刀轉賣他人。
繼續閲讀...
【2020/08/26 11:13】 試讀‧嗜讀 | 回應(0) |

試讀:薛西斯《K.I.N.G.:天災對策室》


試讀文章因為是經過節錄的摘文,
強烈建議您入手全書,暢讀作家本心方為上策!


  父親那一代的人講起「天災」,首先想到的一定是鋪天蓋地的大水。一九七二年八月六日深夜,一陣山搖地動,無數人從睡夢中驚醒,以為發生前所未見的大地震--或許那也是一種形式的地震沒有錯,只是規模差太多。那是只能用「天崩地裂」來形容的恐怖,淡水河沿岸發生劇烈斷層錯動,從北投至萬華沿岸一帶、向東延伸至大安、信義,土地沉陷超過五公尺,中山以東則如崛起的山脈一般,地面產生異常抬升。伴隨地形劇變而來的,是呼嘯而來的大浪,海水從淡水河灌入臺北盆地,淹沒這片產生畸形落差的土地。不計因地層錯動倒塌崩毀的建築,當時凡低於三層樓的建築幾乎全部滅頂,四十萬戶房屋受強烈損害,死傷超過三萬人以上。
  但這噩夢一夜只是開端,此後全球各地類似異象紛紛湧現,「克氏能量」這個新詞正式走進人類生活。沒人知道引起毀滅性災難的力量從哪裡來,又能讓它往哪裡去?當它穩定時頂多引起一些無傷大雅的怪談。但若失去控制,就會爆發各種形式的災難--地震、海嘯、暴風、大雪、爆炸、蒸發……按專家的說法「只要是你能想像到的任何能量釋放形式」--人類沒有能力給一個甚至不知全貌的怪物命名,日後於是統稱為「天災」。
  這場天災對全台都造成打擊,只是其中沒有比台北盆地更慘的,台北市西部幾個行政區幾乎全滅,市民清楚自己家園已永遠成為淡水河一部分,紛紛向地勢更高之處退守。
  不過,被淹沒在水中的都市,倒也未就此遭到遺棄,仍持續進行可能的修復。在初步救災工作完成後,一系列被稱為「空中願景」的都市重建計劃展開了。除在水下進行耐高壓與腐蝕的加固工程外,更在高樓間架起無數座空橋,將都市完全垂直化,變成一座真正的水上之城。
繼續閲讀...
【2020/08/20 10:12】 試讀‧嗜讀 | 回應(0) |

試讀:望月諒子《人蟻之家》


試讀文章因為是經過節錄的摘文,
強烈建議您入手全書,暢讀作家本心方為上策!


Prologue

  吉澤末男生於一九九一年的東京都板橋。
  此一地區道路盤根錯節,房屋相對而建,二樓陽台幾乎彼此相觸。每一戶皆屋牆污黑,鐵皮屋頂鏽跡斑斑。這個町過去位於谷底,谷地上下有著三層樓的高低差。僅有大人肩膀寬的窄巷盡頭,連接一條必須仰望的陡急階梯。
  巷弄中擺著瓦斯桶、藍色塑膠垃圾桶,掛著許多把雨傘。這裡也是組合屋密聚之處,亦有建在崖邊岌岌可危的屋子。末男就是在這樣的巷弄中,宛如奔竄的貓般自由自在地穿梭成長。
  組合屋從崖上朝谷底建得密密麻麻。這一帶整體呈現紅褐色,感覺一靠近就會聞到鐵鏽味。此處有頭大黑狗,經過的時候得握著雨傘戒備,甚至必須揮舞著雨傘前進。住在地區邊陲的朋友家是雙層建築,但在路面上只能看見屋頂,得從路邊走下如工作梯般的金屬梯子,才能到達玄關。沿途陡急狹窄且黑暗,彷彿進入井底。
  屋子裡總是坐著朋友年老的祖母和幼小的妹妹,末男從來沒看過其他人。抬頭望著他的老奶奶,夏天穿著襯衣和百褶長裙,軟軟地癱坐在起毛的榻榻米上,像一坨剛搗好的年糕。稀疏的頭髮在腦門緊緊紮成圓髻,但因為髮量少,只有一顆櫻桃大小。從襯衣腋下的開口可看見下垂的乳房。
  谷底的那個家幾乎沒有日照可言。老奶奶背對著勉強射入的微光,抬頭面向末男,一動不動,好似一尊小神像,或某種不祥的生物,總之讓人聯想到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事物。妹妹約莫三歲,不發一語,只是纏著哥哥。末男覺得她比起幼童,更像小動物。
繼續閲讀...
【2020/07/30 10:09】 試讀‧嗜讀 | 回應(0) |

| 回首頁 | 下一頁≫


獨步的出版主張是好看的小說:
所有讓人捨不得一口氣看完,以及沒一口氣看完根本無法闔上書本的作品。
在推理小說這龐大的迷宮中,我們期望因為獨步的加入,
能讓讀者享受迷路的樂趣,以及看到出口時恍然大悟的暢快。
Copyright © 2006-2012 APEX P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最近的更新日

10 | 2020/11 |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主題活動 





與bubu互動 


歡迎加入
獨步臉書粉絲團




分類閱讀

獨步推理電子報
日本推理最前線
總編輯亂記
編輯事件簿
有人來推薦
獨步最新活動
推理作家介紹
日本推理入門
乙一訪台特別報導


駐站專欄

駐站名家介紹 不定期出刊 每月第二個星期一出刊 每月最後一個星期五出刊
雙數月中旬出刊 每月第三個星期三出刊

頭條新聞 

✓專訪塩田武士

✓《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專訪

✓專訪宮部美幸!

✓專訪伊坂幸太郎

✓專訪京極夏彥

✓「江戶川亂步復刻紀念版」製作全紀錄

最近的發表

  • [11/27]★新書上架:《鏡子的背面》
  • [11/26]★新書上架:《金色大人》
  • [11/19]試讀:伊坂幸太郎《鯨頭鸛之王》
  • [11/17]試讀:伊坂幸太郎《蚱蜢》
  • [11/17]★新書上架:《蚱蜢》
  • [11/10]★新書上架:《鯨頭鸛之王》
  • [10/26]試讀:京極夏彥《今昔百鬼拾遺--鬼》
  • [10/23]試讀:尤蒂特.W.塔須勒《德文女老師》
  • [10/12]★新書上架:《今昔百鬼拾遺--鬼》
  • [10/08]★新書上架:《沒有臉的肖像畫》

  • 最新的回應

  • [07/14]bubu
  • [07/10]廟口紅茶
  • [06/10]bubu
  • [06/05]Mori
  • [12/19]bubu
  • [12/19]孫守頤
  • [12/03]bubu
  • [10/18]bubu
  • [10/14]路人
  • [08/14]bubu
  • [08/11]怪人
  • [05/13]bubu
  • [05/09]廖彥棋
  • [03/13]bubu
  • [03/09]Hana
  • [03/05]連介遠
  • [03/01]TOKIKO
  • [02/08]bubu
  • [01/24]W
  • [01/16]bubu



  • 來逛書櫃

  • 獨步的書櫃


  • FAQ及獨步公告


    【獨歩新人募集】
      難道你…
      就是那名嫌疑犯!

       誠徵日文譯者——

     中日文俱佳,對文字挑剔,喜歡推理小說。需接受試譯。
     必有譯完整本書的經驗!

    請將履歷寄至:
    cite_apexpress
    @hmg.com.tw

  • 關於新書命名
  • 關於獨步改版書
  • 《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編輯誠實告解
  • 亂步復刻經典改版緣起
  • 亂步復刻紀念版收錄整理
  • 跪著也要做《機龍警察》
  • 談超能力者的《狂暴年代》
  • 《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作者簽繪版募集活動
  • Bubu貓貼圖上架囉!
  • Bubu有IG了!

  • 12月新書上架

    《鏡子的背面》 
    《金色大人》 
    《鳩笛草》 
    《不需要回答》 


    11月新書上架

    《鯨頭鸛之王》 
    《蚱蜢》 
    統計週間:2018年4月
    1.沒有兇手的殺人夜
    2.櫻風堂書店奇蹟物語
    3.放學後
    4.遲來的羽翼
    5.當祈禱落幕時
    6.惡意
    7.當時的某人
    8.星辰的繼承者3:巨人之星
    9.白夜行
    10.幻夜


    2021/1月預告書單

  • 時空旅人的沙漏
     [方丈貴惠]
  • 朋友未遂
     [宮西真冬]
  • D機關(三輪士郎獨家書衣)
     [柳廣司]

  • 試讀嗜讀



    獨步文化出版

    E‧fiction系列
    恠小說系列
    宮部美幸作品集
    土屋隆夫作品集
    東野圭吾作品集
    伊坂幸太郎作品集
    乙一作品集
    京極夏彥作品集
    恩田陸作品集
    道尾秀介作品集
    櫻庭一樹作品集
    北村作品集
    筒井康隆作品集
    大澤在昌作品集
    泡坂妻夫作品集
    江戶川亂步作品集
    岡嶋二人作品集
    村作品集
    大師經典
    名家傑作選
    謎詭系列

    站內檢索


    推理好站連結

    博客來推理藏書閣
    「乙一FAN!」:乙一老師承認的書迷網站
  • blue的推理文學醫學院
  • Go to the Moon
  • IGT偵探趣味
  • MLR推理文學研究會
  • Nostalgiabyrinth娜斯塔爾吉艾比琳絲,鄉愁的迷宮。
  • 台湾ミステリ通信
  •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
  • 台灣推理夢工廠
  • 灰鷹巢城
  • 余小芳的推理隨文
  • 荒蕪年歲
  • 秘・密・集・會
  • 推理星空
  • 推理評論場
  • 深處稀微的那一道光
  • 遊唱的推理異想世界
  • 暗館的儲藏室
  • 謀殺專門店
  • 謎思推理報
  • 顏九笙。與書為伍。
  • 織夢行雲



  • 友善連結

    麥田出版部落格
    博客來網路書店
    誠品網路書店
    金石堂網路書店
    城邦書店高雄店
    緯來日本台
  • BOOK100讀書會
  • 【READ, or DIE:不讀會死毒舌俱樂部】
  • 小葉(非僅)日本台
      的網路日誌
  • 臥斧・狼窩


  • 歡迎串連獨步

    100x100
    100x60
    80x15
    訂閱RSS

    瀏覽人次

       




     






    ARCHIVES

  • 2020-11 (6)
  • 2020-10 (4)
  • 2020-09 (5)
  • 2020-08 (6)
  • 2020-07 (6)
  • 2020-06 (7)
  • 2020-05 (7)
  • 2020-04 (6)
  • 2020-03 (7)
  • 2020-02 (5)
  • 2020-01 (5)
  • 2019-12 (10)
  • 2019-11 (3)
  • 2019-10 (4)
  • 2019-09 (8)
  • 2019-08 (4)
  • 2019-07 (7)
  • 2019-06 (7)
  • 2019-05 (5)
  • 2019-04 (4)
  • 2019-03 (9)
  • 2019-01 (5)
  • 2018-12 (4)
  • 2018-11 (6)
  • 2018-10 (3)
  • 2018-09 (5)
  • 2018-08 (7)
  • 2018-07 (5)
  • 2018-06 (9)
  • 2018-05 (7)
  • 2018-04 (7)
  • 2018-03 (7)
  • 2018-02 (5)
  • 2018-01 (4)
  • 2017-12 (7)
  • 2017-11 (7)
  • 2017-10 (5)
  • 2017-09 (8)
  • 2017-08 (7)
  • 2017-07 (6)
  • 2017-06 (8)
  • 2017-05 (8)
  • 2017-04 (4)
  • 2017-03 (11)
  • 2017-02 (7)
  • 2017-01 (8)
  • 2016-12 (3)
  • 2016-11 (10)
  • 2016-10 (11)
  • 2016-09 (8)
  • 2016-08 (12)
  • 2016-07 (8)
  • 2016-06 (10)
  • 2016-05 (2)
  • 2016-04 (6)
  • 2016-03 (4)
  • 2016-02 (5)
  • 2016-01 (6)
  • 2015-12 (4)
  • 2015-11 (6)
  • 2015-10 (8)
  • 2015-09 (6)
  • 2015-08 (13)
  • 2015-07 (8)
  • 2015-06 (9)
  • 2015-05 (17)
  • 2015-04 (14)
  • 2015-03 (17)
  • 2015-02 (7)
  • 2015-01 (14)
  • 2014-12 (5)
  • 2014-11 (21)
  • 2014-10 (14)
  • 2014-09 (12)
  • 2014-08 (16)
  • 2014-07 (16)
  • 2014-06 (14)
  • 2014-05 (17)
  • 2014-04 (16)
  • 2014-03 (17)
  • 2014-02 (13)
  • 2014-01 (27)
  • 2013-12 (15)
  • 2013-11 (14)
  • 2013-10 (11)
  • 2013-09 (11)
  • 2013-08 (14)
  • 2013-07 (12)
  • 2013-06 (11)
  • 2013-05 (28)
  • 2013-04 (15)
  • 2013-03 (10)
  • 2013-02 (12)
  • 2013-01 (14)
  • 2012-12 (7)
  • 2012-11 (13)
  • 2012-10 (21)
  • 2012-09 (9)
  • 2012-08 (12)
  • 2012-07 (12)
  • 2012-06 (12)
  • 2012-05 (11)
  • 2012-04 (12)
  • 2012-03 (12)
  • 2012-02 (8)
  • 2012-01 (15)
  • 2011-12 (15)
  • 2011-11 (18)
  • 2011-10 (14)
  • 2011-09 (11)
  • 2011-08 (15)
  • 2011-07 (9)
  • 2011-06 (10)
  • 2011-05 (10)
  • 2011-04 (7)
  • 2011-03 (7)
  • 2011-02 (7)
  • 2011-01 (8)
  • 2010-12 (9)
  • 2010-11 (9)
  • 2010-10 (11)
  • 2010-09 (12)
  • 2010-08 (10)
  • 2010-07 (10)
  • 2010-06 (7)
  • 2010-05 (10)
  • 2010-04 (15)
  • 2010-03 (7)
  • 2010-02 (9)
  • 2010-01 (20)
  • 2009-12 (15)
  • 2009-11 (16)
  • 2009-10 (14)
  • 2009-09 (19)
  • 2009-08 (12)
  • 2009-07 (25)
  • 2009-06 (18)
  • 2009-05 (11)
  • 2009-04 (18)
  • 2009-03 (17)
  • 2009-02 (21)
  • 2009-01 (14)
  • 2008-12 (22)
  • 2008-11 (12)
  • 2008-10 (15)
  • 2008-09 (16)
  • 2008-08 (24)
  • 2008-07 (18)
  • 2008-06 (13)
  • 2008-05 (17)
  • 2008-04 (19)
  • 2008-03 (15)
  • 2008-02 (17)
  • 2008-01 (15)
  • 2007-12 (12)
  • 2007-11 (12)
  • 2007-10 (23)
  • 2007-09 (20)
  • 2007-08 (23)
  • 2007-07 (17)
  • 2007-06 (25)
  • 2007-05 (18)
  • 2007-04 (18)
  • 2007-03 (27)
  • 2007-02 (11)
  • 2007-01 (23)
  • 2006-12 (84)
  • 2005-01 (2)